狄仁杰奇案 第六十回四面出兵飞雄中计

两将身死马荣回营却说李飞雄依着马荣之计,四面出兵,将唐营攻围。小兵不知何故,赶紧进帐报知。狄公命了四员偏将,一名裘万里,一名曹其荣,更有徐标、王泰,各带二千兵卒,分头会敌,四人得令起身。裘万里跨马提鞭,直向东门迎出,劈面遇见洪亮,举手一鞭,当头打下,洪亮提刀格架相迎,两人杀在一团,斗在一处,战有二三十个回合。洪亮杀得性急,大喊一声,直向裘万里拚力劈去。裘万里赶即两膀用足了劲,钢鞭飞舞,架去单刀,随手一鞭,已打中洪亮的顶门,翻于马下。后面军士见敌人落马,呐喊一声,上前冲杀。裘万里见自己得了胜仗,当即下马取出佩刀,将洪亮首级割下,复跳上马匹,杀向南门而来。远远听到战鼓声音,震动山谷,赶着快马加鞭,飞到前面,但见曹其荣手执一杆长枪,却为王怀的双刀压住,气喘吁吁,几乎败下。裘万里见了吼一声,叫道:“曹贤弟休得慌忙,有愚兄前来助你!”说着遂奔到阵上,用钢鞭往下一格,将王怀的双刀架格过去,让曹其荣冲出重围,随即一连几鞭,向那敌人打下。王怀虽然是一个草寇,但在太行山上,也算他是第一把好手,正想摆布敌将,忽见一人前来助战,不觉大喊连声,一手招架钢鞭,一面对准裘万里的要害,拚命刺去。那二人你想我死,我想你亡,刀去鞭来,好似在山猛虎;刀来鞭去,宛如出海飞龙,彼此竟杀不放手。霎时黄砂飞起,大约争战了有五六十合,早已日光当头,裘万里深恐战他不过,误了大事,赶着虚晃一鞭,诈败而去。王怀正是杀得兴起,哪里肯舍不追,高声叫道:“无能的匹夫,向哪里逃走。爷爷来也!”只见飞虎镫一挂,那马如腾空一般,在后紧紧迫来。裘万里见他赶来,跑去有二三里远近,忽将裆劲一松,那马忽然停住,裘万里将脚尖在搭镫扣稳,一个斛斗,跌向马腹里面。王怀疑惑他是失足落马,心下大喜,高声叫道:“裘万里也是你性命该绝,落下马来,看刀!”说着一刀,在裘万里背心劈下。裘万里见他到了背后,脚尖在搭镫上一垫,一个转身,早在马上倒下,王怀正弯腰用刀来劈,措手不及,裘万里十鞭打中脑门,“咕咚”

栽于马下。袭万里骂道:“你这狗头,方才那样英勇,此时英雄何在?且命你身首异处!”当时就将王怀的刀取下,割下首级,复向城上奔来。

且说李飞雄自己攻打西门,一柄大刀逢人便杀,正遇徐标将他拦住,两人兵刀大举,各显生平。谁知徐标一柄三尖刀,较之李飞雄高出数倍,彼此刀来刀去,未有十数个回合,已杀得两膀酸麻,高抬不起,正想王怀等人前来接应,忽见劈面人声喧乱。鸾铃响处,裘万里早到前面,高声骂道:“贼囚,你羽翼已去,还想在此逞能!你看这两颗首级是谁,还不下马受缚!”李飞雄正是危急,听了此言,抬头一望,却是洪亮、王怀两人的首级,晓得不好,赶将马头一领,斜刺里冲出重围,欲向本营而走。忽见本营烟雾连天,喊声大震,四面八方全是火起。李飞雄到了此时,已是心惊胆裂,知道有了内变。只见许多逃残兵士,蜂拥而来,向着李飞雄说道:“寨主不好了,出兵之后,马将军并不到营前观战,忽自出了后营,放了几声

大炮。顷刻左边山下,出来许多兵马,穿山越岭,向中营拥来。我等正请他退敌,谁知他反将敌兵带入营中放火烧寨。现在军中粮饷,以及帐棚,皆为他焚烧殆尽,前面万不可去了。”李飞雄听了此言,只得大叫一声:“马荣,我道你是旧日良朋,前来助我,谁知你是奸细,害得我瓦解冰消!今日俺也拚作一死,只与你送了性命!”当时便想去寻马荣。后面裘万里追兵已到,高声叫道:“李飞雄,你窠已失,还不下马受降!”飞雄正是忿火中烧,举起大刀向万里复战,彼此又交了五六回合,早见大兵如潮水相似,纷纷拥拥四面围来,将两匹坐骑困在核心,齐呼捉贼。李飞雄见大势已去,料想难以逃脱,狂叫数声,便想举刀自刎。裘万里早已看见,右手将钢鞭顺转,身躯一进,左手只在李飞雄腰间一把,说声带过,早把飞雄提离坐骑,复行向地下一掷。四面兵丁见贼首已得,一声呐喊,捆绑起来。

裘万里因自己擒了贼首,心下得意非常,拨转马头,提鞭执辔,押着大队回营。

此时狄公在营,早已得着捷报,命乔太赶速到敌营,传令贼人,如愿投降,一概准予自新,放归回里。所有粮草器械,命赵大成、方如海两人收解回营。着马荣先回本寨,以便与李飞雄见面。乔太得令出营,走至半途,已与马荣相遇,彼此一同到了大帐。马荣将焚营事,说了一遍。狄公命他先到后营安歇,然后升坐大帐。只见众兵将敲着得胜鼓而来,大队排列两旁,直至营门之外,随后许多人,捆缚着一个大汉,裘万里押在后面。到了帐前,报功已毕,将李飞雄推跪在阶下。飞雄此时大骂不止:“你等这班叛逆贼臣,庐陵王乃天下明君,命俺复夺江山,重兴天下!误中马张荣贼狗头之计,使我大营焚掠,山寨难归。你等要杀便杀,想投顺你等叛国奸臣,也是三更梦想!”当下只是骂不绝口。狄公见他到了此时,仍是矢口不移,冒充庐陵王旗号,暗道:“这人颇有恒心,据他对马荣说来,因为许敬宗活命之恩,故尔为这班奸臣干出这事。此时被擒,命在顷刻,仍然始终不一,不肯推赖他人。且待本院以恩待他,看他若何言语。”当即起身下堂,便将众人喝退,自己为他亲解其缚,向他言道:“将军乃一世英雄,何苦受人之愚,不顾自己性命?本帅若想杀你,何不在军前取你首级?不日庐陵王便来营中,那时本院为你分辩如何?”说毕,也不问别事,命人将他送往后营,暗下命乔太、裘万里两人防守,每日好酒好肉,使他饮食。一连数日,直不见狄公之面,所有服伺的兵丁,皆是你我来往,无一定之人。李飞雄初进营时,自分必死,此时见这样情形,反不知狄仁杰是何用意,又听他说庐陵王不日前来,疑惑等太子来时,再行斩首,果是如此,又不应这样款待,想来想去,实是委决不下。这日性急起来,却巧小军来送酒食,李飞雄将他揪住,横按前磕膝上面,露出腰刀,向他喝道:“俺到此间是个贼首,狄大人为何不将我斩首,究竟是何用意?你将他意思说明,俺就饶你性命,不然先令凉风贯顶,与阎王相见!”那个小军为他按住,动弹不得,忙说道:“狄大人命我等如此,哪晓得他有何用意?但听他与马将军说,这人误听人言,干出非礼之事,若欲天下太平;还须在他身上。

其余的话,虽将我杀死,也不知道了。”李飞雄听了此言,高声骂道:“马荣你这狼心狗肺的死贼,俺好心待你,反遭你毒手!此时又虚情假意,前来骗谁?你今日除非不见俺面,一日相逢,定与你誓不两立!”

正说之间,只见外面走来一人,向里说道:“贤弟,愚兄这旁请罪了。可知此事,不能怪我,许敬宗乃误国奸臣,唐室江山,要入武氏之手。你冒庐陵王之名,攻打怀庆,朝廷以伪乱真,竟将庐陵王赐死。若非众位忠臣竭力保奏,早送了太子

性命。从来误国奸臣,后来绝无好处,被万人唾骂,遗臭万年。

目今武后临朝,春宫秽乱,以她一生而论,先是太宗的才女,后来削发为尼,勾引高宗,复又收入宫内,封为昭仪。高宗死后,又将张昌宗弟兄,并怀义这秃驴,以及薛敖曹等人宠爱,真是可谓天地间贱货。庐陵王是高宗的长子,理合传位于他,接承大统,反将他贬在房州,把那些奸淫的狗贼,灭伦的奸贼,宠用在身边。如此不仁不义,不慈不爱之人,何能母仪天下?你我皆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做事俱要正大光明,曾记在白鹤林聚义之先,立志专与贪官污吏、恶霸强豪作对。从前许敬宗虽有恩贤弟,可知他并非好意待你,想你代他干了这叛逆事件成功,他与武承嗣弟兄平分天下,那时他为君,你为臣,我们堂堂英雄,反屈膝在这班狗头之下,听他的指挥,岂不羞煞!事情不成,所有罪名,全赖在贤弟身上,与他无涉,我等虽是草寇,也该知个君臣父子,天理人情。武三思等人,乃是遗臭万年之人,恨不能食他之肉,寝他之皮,不料贤弟中他之计,反把国家的太子,天下的储君诬害!自己思量,岂不大错?前日来你营中,实是有心诱骗,想贤弟即改邪归正,作个好人。贤弟如信我言,此时便同去见大人,以便日后临朝,对个明证。若不相信,愚兄欲为好人,也不能有负贤弟,致受一刀之苦。不如先在你面前,寻个自尽。”说罢便要自刎。

不知马荣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回李飞雄悔志投降安金藏入朝报捷却说马荣劝说了一会,便要自刎。李飞雄听了此言语,已是开口不得,心下暗想:“实是惭愧。”见他如此情形,赶着上前把马荣的刀夺下,说道:“大哥之言使我如梦方醒。但是我从前受过许敬宗之恩,照你说来,不过想我同狄大人到京,将太子冤屈辩明,好令武后母子如初,并将武三思等人处治。可知此事关系甚大,害了武、许两人,小弟依然没有活命。损人利己之事,固不可做,损人害己之事,更何必做。老哥既将我擒入营中,焚烧山寨,尚有何面目去到京中?”不如请狄大人将我枭首,免得进退两难。”马荣道:“愚兄若想杀你,进营之时何不动手?直因你我结义之时,立誓定盟同生同死。言犹在耳,今昔敢忘?你若能为太子辩明这冤情,狄大人自有救你之策。设若我言不实,有累贤弟九泉之卞,也无颜去见你面。”

李飞雄见他说得如此恳切,心下总是狐疑不定。马荣道:“贤弟,你莫要犹豫不决。今将实话告你,狄大人带兵来时,元行冲已到房州,此事你也知道。只等他来至此地,便一齐起队到京。那时措手不及,先将奸党拿获,然后奏明太子,救你之死,与他对质。还有何惧?”马荣说罢,见他只不开口,知他心下已经应允。随即挽着李飞雄的手腕道:“你我此时先见了大人,

说明此意,好命人前去打听庐陵王曾否前来。”说毕,挽着飞雄便走。飞雄到了此时,为他这派劝说,又因他连日如此殷勤,自是感激,当时只得随他到了大帐。马荣先进帐报知狄公,然后出来领他入内。李飞雄到了里面,向着狄公纳头便拜,说道:“罪人李飞雄,蒙大人不杀之恩。方才听马荣一派言词,如梦初醒,情愿投降,在营效力。

俟后如有指挥,以及国家大事,我李某皆甘报效。”狄公见他归顺,赶着起身将他扶起,命小军端了一个座头,命他坐下。

李飞雄谦逊了一会,方才敢坐。狄公道:“本院看将军相貌,自是不凡。目今时事多艰,脱身落草,也是英雄末路之感。本院爱才如命,又值朝廷大事,唐室江山,皆想在将军身上挽回,岂有涉心杀害?本院已于前日派探前去,想日内当得房州消息。”

三人正在帐中谈论,只见中军进来说道:“元大人行冲现有差官公文来营投递,说要面见大人,有话细禀。”狄公听了此言,赶命将原差带进。中军领命下去,果然带了一个年少差官,肩头背着个公文包袱,短衣窄袖,身佩腰刀,到帐前单落膝跪下,口中报道:“房州节度使衙门差官刘豫,见大人请安。”狄公听他所言,不是元行冲派来之人,而且行冲出京时,只是主仆数人,那里有这多使用。赶着问道:“你方才说是元大人命你前来投递公件,何以见了本院,又说是节度衙门呢?”那人道:“小人虽是节度差官,这公文却是元大人差遣。大人看毕,便知这里面的细情了。”狄公听他所言,当时将来文命人取上。自己拆开看毕,不禁怒道:“武承嗣,你这个狗头,如此丧心害理。此地命李飞雄冒名作乱,幸得安金藏剖心自明,本院提兵到来,方将此事明白。你恐此事不成,复又暗通刺客,奔到房州,若非节度衙门有如此能人,岂不送了庐陵王性命。

本院不日定教你做个刀头之鬼便了。”看毕,向刘豫道:“原

来将军有救驾之功,实深可敬。且在本营安歇一宵,本院定派人与将军同去接驾。”原来元行冲自奉旨到房州而去,武承嗣与许敬宗等人便恐他访出情形,又值狄公提兵来到怀庆,那时将李飞雄擒获,问出口供,两下夹攻,进京回奏,追出许、武两人同谋之故,自己吃罪不起。因此访了个有名的刺客,名叫千里眼王熊,赏他二万金银,命他到房州行刺。但将庐陵王送了性命,带了证件回京,再加二万。俟后等他登了大宝,封个大大前程。谁知王熊到了房州,访知庐陵王在节度衙门为行宫,这日夜间便去行刺。不料刘豫虽是差官,从前也是个绿林的好手,改邪归正,投在节度衙门当差,以图进身。这晚却巧是他值班,听见窗格微响一声,一个黑影蹿了进去,晓得不好,赶着随后而至。乃是一个山西胯汉,手执苗刀,已到床前。刘豫恐来不及上去,顺手取了一根格闩,打了过去。王熊正要下手,忽然后面有人,赶着转身来看,刘豫已到面前,拔出腰刀,在脊背砍了一下。

王熊已措手不及,带了伤痕,复行蹿出院落,欲想逃走。刘豫一声高叫:“拿刺客!”惊动了合衙门兵将,围绕上来,将他拿住。元行冲此时已到房州,审出口供,方知是武承嗣所使。

随即枭首示众,将首级带回京中,以便使武承嗣知道。次日庐陵王知道,对元行冲哭道:“本藩家庭多难,奸贼盈朝,致令遭贬至此。设非众卿家如此保奏,岂不冤沉海底。但是目今到怀庆剿贼,这房州又无精兵良将,设若半途再有贼人暗害,那便如何?”元行冲道:“殿下此去,万不能不行。无论狄仁杰提兵前去胜负如何,须得前往,方可水落石出。若恐半途遭事,便命刘豫到怀庆送信,命狄仁杰派队来接。”因此刘豫到了狄公营内。此时狄公知道此事,随命裘万里、方如海两人,各带部下十名,与刘豫星夜迎接。不说他两人前去,且说武承嗣自命王熊去后,次日朝罢,便到许敬宗衙门,向他说道:“老狄日前带兵前去,不知连日胜负如何。我看他也无什么韬略,若能李飞雄将怀庆攻破,那时不怕老狄是什么老臣,这失守城池的罪名也逃不过去。连日李飞雄可有信前来?”许敬宗道:“我也在此盼望。若得了信息,岂有不通知你的道理。老狄亦未有胜负禀报前来。心想明日早朝,如此这般,奏他一本。若圣上仍将狄调回,这事便万无一失了。”武承嗣听了此言,大喜道:“这样三面夹攻,若有一处能成,倘王熊之事办妥,便省用许多心计。”二人谈了一会。次日五鼓,各自临朝。山呼已毕,许敬宗出班奏道:“臣位居兵部,任重盘查,理合上下一心,以国事为重。月前李飞雄奉庐陵王之命,兵犯怀庆。陛下遣狄仁杰带兵征剿,现已去有数日,胜负情形未有边报前来。设若狄仁杰与叛贼私通结兵之处,岂不是如虎添翼。拟请陛下传旨,勒令从速开兵,限日破贼。”武后见他如此启奏,尚未开言,见值殿官奏道:“太常工人安金藏,前因谏保太子剖腹自明,蒙圣上赐药救治,越日苏醒,现在午门候旨。并有狄仁杰报捷本章,请他代奏。”

武后此时正因许敬宗启奏此事,随道:“既狄卿家有报捷的本章,且命安金藏入朝见孤。”值殿官领旨下来,顷刻安金藏入朝,俯伏金阶,谢恩已毕,然后在怀中取出狄公的奏本,递上御案。武后看毕,不容不怒,向着许敬宗道:“你这误国奸臣,害我母子。平日居官食禄,所为何事?李飞雄乃你旧人,敢用这冒名顶替之计,诈称庐陵王谋反,并勾结武氏弟兄,使我皇亲国戚结怨于人,万里江山几为祸乱。若非安金藏、狄仁杰等人保奏阻止,此事何以自明?

现在李飞雄身已遭擒,直认不讳。元行冲行抵房州,太子痛不欲生,嚎啕痛哭,立志单身独骑驰赴怀庆,与狄仁杰破贼擒王,以明心迹。现既将贼首拿获,以候太子驾到,得胜回朝。孤家因你屡有功劳,故每有奏章,皆曲如所请。今日辜恩负国,几将大统倾移,似此奸臣,本该斩首。且候狄仁杰入朝,李飞雄对质明白,那时绝不宽容。”说毕,在御案亲笔写了一道谕旨,向安金藏道:“卿家保奏有功,太子既往怀庆,着卿家传旨前往,召庐陵王与狄仁杰一同入朝,以慰离别。”安金藏接了此旨,当即谢恩出朝。此时众文武大臣,见武后如此发落,忠心报国的无不欢喜异常,不日可复见太子,那些狐群狗党,见了这道旨意,无不大惊失色,为许敬宗、武承嗣担忧。

当下武后传旨已毕,卷帘退朝,百官各散。许敬宗到了武三思家内,告知此事,彼此皆吓得面如土色,说道:“这事如何是好?不料老狄手下有如此能人,竟将李飞雄生擒过马。若果太子还朝,我等还有什么望想?但不知王熊前去如何,现在也该回来了。圣上现已传旨,召令还京,安金藏这厮断不肯随我等指使,必得设法在半路结果了性命,方保无事。”两人商议了一番,忽然武三思的家人在他耳边说了许多话,三思不禁大喜,命他赶速前去。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回庐陵王驾回怀庆高县令行毒孟城却说武三思听那家人之言,大喜道:“你能将这事办成,随后前程定与你个出路。”许敬宗忙问何事,三思道:“此去怀庆府有一孟县,现任知县乃是我门下家生子,提拔做了这县令,名叫高荣。这家人名叫高发,是他的弟兄。此时大兵前来,得胜还朝,非得如此这般,不能令老狄结果性命。既如此这般,岂不是件妙计。”许敬宗听了,也是欢喜。

不说高发前去行那毒计,回头再说刘豫同裘万里、方如海,带了偏将,赶至房州。次日庐陵王听说李飞雄已经擒拿,放心前往。一路乘太平车辇,直向怀庆进发。在路非止一日,这日到了怀庆府界内。探马报入营中,狄公带领前队沿路接来。离城一百余里,前面车驾已到,两下相遇,狄公赶着下马。到辇前行了军礼;君臣相见,悲喜交集,两边队伍鸣炮壮威,敬谨恭接。庐陵王见众官跪到两旁,传旨一概到营相谒,然后命狄公同行。直至下昼,方到怀庆城下。早有胡世经上前奏道:“微臣恐太子一路辛苦,营中僻野,风雨频经,不免有伤龙体。现已将臣衙门概行让出,改为行官,请太子进城驻马。”狄公见胡世经如此敬奏,也就请太子入城,并将李飞雄兵临城下,幸他闭城自,不肯告急的话,说了一遍。庐陵王道:“孤家命途

多舛,家事国事如此纷纭,今日前来,正宜与士卒同甘苦,以表寸心,挽回母意。何能再图安乐,广厦高居。”狄公道:“殿下之言虽是切当,此时贼首已擒,两三日后俟指差回营,看圣旨如何发落,那时便可进京。”庐陵王见众人谆谆启奏,只得准旨,与元行冲、刘豫等人,在胡世经衙门住下。次日一早,受百官叩谒,然后命驾出城,到营中巡视一番,又将敌营事问了一遍。狄公便将前事尽行告知,又将京中武氏弟兄、许敬宗诬害,亏得安金藏剖腹保奏的话,说了半日。庐陵王流泪道:“母子之间,岂有别故?皆是这班奸贼欺奏,以致使我容身不得,定省久疏,言之深堪痛恨。不知卿家报捷的本章入朝,如何处置。”君臣正在营中谈论,营门外忽有报马飞来,到了营前,飞身下骑,也不用人通报,走入大帐跪下报道:“禀大人,现在安金藏大人钦奉圣旨,前来召太子回京,钦差已离营不远了。”狄公听了喜道:“果是他来么?太子可从此无虑了。”赶着命人在大帐设了香案,同庐陵王接出营来。未有一刻,前站州县派了差官护送前来。狄公因太子是国家的储君,不便去接钦差,但请在营前等候。自己上前,将安金藏迎接下马,邀请人了大帐,随着太子望阙行礼,恭请圣安。

然后安金藏将圣旨开读,说:“狄仁杰讨贼有功,回京升赏。庐陵王无辜受屈,既已亲临怀庆,命狄仁杰护送回京,以慰慈望。钦此。”当时太子谢恩已毕。这日先命裘万里带同大队,先行起程,仅留一千兵丁保护太子。众将依令前往,马荣等人同着李飞雄,随着狄公等人一起而行。道路之间,欢声震耳,皆说太子还朝,接登大宝,不至再如从前荒乱。

君臣在路,行了未有两日,到了孟县界内。忽见前站差官,向前禀道:“现有孟县知县高荣,闻说太子还朝,特备行宫,请太子暂驻行旌,聊伸忠悃。”此时庐陵王房州一路而来,未曾安歇便起程,连日在路甚觉疲困,只因狄公耐辛受苦,随马而行,不便自己安歇。现听高荣备了行宫,正是投其所欲,向着狄公道:“这高荣虽是个县令出身,却还有忠君报国之心。

现既备下行宫,且请卿家同孤家暂住一宵,明日再行如何?”

狄公也知太子的意思,只得向差官道:“且命孟县知县前来接驾。”差官领命,将高荣带至驾前,只见俯伏道旁,口称:“孟县高荣接驾来迟,叩求殿下恩典。”庐陵王赐了平身,向他说道:“本藩耐寒触苦,远道而来,皆为奸臣所误。卿家服官此地,具有天良。本藩今日暂住一宵,一概供张概行节省。”

高荣当时领命起身,让车驾过去,方才随驾而来。狄公在旁将他一望,只见此人鹰鼻鼠眼,相貌奸刁,心下便疑惑道:“日前本院也由此经过,他果赤心为国,听见大兵前来,也该出城来接,为何寂静无声,不闻不问。现在虽太子到此,却竟如此周到,莫非是武氏一党,又用什么毒计?所幸胡世经随驾护送,现在后面,此地又是他属下,这高荣为人他总可知道。”此时也不言语。等太子进了行宫,果见一带搭盖彩篷,供张美备,也说不尽那种华丽。狄公见了这样,越觉疑惑不止。无论他是武氏一党与否,单就这行宫供应而论,平日也就不是好官,不是苛刻百姓得来赃银,那里有这许多银钱置办。当时与太子入内,所有的兵将概在城外驻扎,只留马荣、乔太、元行冲、胡世经等人在内。传命已毕,狄公将胡世经喊至一旁,向他问道:“孟县乃贵府属下,这高荣是何出身,及平日居官声名,心术邪正,谅该知道,且请与本院说明,好禀明太子。”胡世经见问,忙道:“此人出身甚是微贱,乃武三思家生的奴婢。

平日在此无恶不作,卑府屡次严参,皆为奸臣匿报不奏。现在如此接待,想必惧卑府奏明太子,故来献这殷勤。”狄公道:“既是如此,恐为这事起见。惟恐另有别故。”随命马荣、乔

太加意防护,勿离太子左右。

且说高荣见庐陵王驻歇行旌,心下大喜,赶即回转衙门向高发说道:“此事可算办妥。但我不能在此担搁,须到行旌伺候,乃不令人生疑。其余你照办便了。”高发更是喜出望外。当下高荣又到行旌,布置一切。到了上灯时分,县衙里送来一席上等酒肴。高荣向庐陵王奏道:“太子沿路而来,饮食起居自必不能妥善。微臣谨备粗肴一席,叩请太子赏收。”庐陵王也不知他心怀叵测,见他殷勤奉献,当时准奏收下。顷刻间设了位,山珍海味摆满厅前。庐陵王因自己尚在藩位,也就命狄公、元行冲两人陪食。此时狄仁杰早已看出破绽,只见高荣手执锡壶,满斟一盏,跪送在庐陵王面前。然后又斟了两杯,送狄、元两人。狄公见杯中酒色鲜明,香芬扑鼻,当时向庐陵王道:“微臣自提兵出京,历有数月,不知酒食为何物。今日高知县如此周到,敬饮酒肴,足征乃心君国。此酒色香味俱佳,可谓三绝,但太子此时虽是藩位,转瞬即为大君,外来酒食必当谨慎。古有君食臣尝之礼,殿下面前之酒,且请赐高荣先饮,以免他虞。”庐陵王见狄公如此言语,心下暗道:“此事你也多疑,这不过县令报效的意思,那有为祸之处,要如此郑重。”

一人虽这样说项,总因狄公是忠正的老臣,不能不准他所奏。当时向高荣道:“此酒权赐卿家代饮。”这句话一说,顷刻把个高荣吓得面如土色,恐惧情形见诸面上。当时又不敢不接,欲想饮下,明知这酒内有毒,何能送自己性命?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赶紧跪下谢恩。故作匆忙的情状,两手未曾接住,“当啷”一声,把个酒杯跌在地下,瓦片纷纷,酒已泼去,复又在下面叩头请罪。狄公知他的诡计,随时脸色一沉,怒容满面,向高荣喝道:“你这狗头诡计多端,疑惑本院不能知道。

你故意失手将酒泼去,便可掩饰此事么?武三思如何命你设计,为我从实说来,本院或可求殿下开恩,免你一死。不然,这锡壶美酒既你所献,便在此当面饮毕,以解前疑。”庐陵王听狄公如此言词,方知他的用意,也就命高荣饮酒。高荣此时见狄公说出心病,早是汗流不止,在下面叩头说:“微臣死罪,何敢异心。陛下既不赏收,便命人随时撤去。微臣素不善饮,设若熏醉失仪,领罪不起。”狄公听了,冷笑道:“你倒掩饰得爽快。本院不将此事辨白清楚,你也不知厉害。”随命到县署狱中,提出一个死罪的犯人,将酒命他饮下。顷刻之间,那人大叫不止,满地乱滚,喊哭连天,未有半个时辰,已是七孔流血而死。庐陵王见了这样,不禁怒道:“狗贼如此丧心害理,毒害本藩,究是谁人指使?若不说明,将你立刻枭首。”高荣到了此时,也无可置辩,只得将武三思的话说了一遍。庐陵王自是大发雷霆,命马荣到县署将高发捉来,一同臬首。随命刘豫做了这孟县知县,以赏房州救驾之功。

次早仍然拔队起程,向京都而进。行未数日,已到都城。

裘万里先将前营各兵扎于城外,听候施行。此时各京官衙门得报,听说太子还朝,虽是奸贼居多,也只得出城迎接。不知武三思等人接着此信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第回见母后太子还朝念老臣狄公病故却说庐陵王到了京中,狄公命裘万里将大营扎在城外,与元行冲、安金藏三人来至黄门官处,请他赶速奏知武后,说太子回朝,午门候旨。黄门官何敢怠慢,却巧武后在偏殿理事,当即奏明。武则天听说是太子前来,虽是淫恶不堪的人,到了此时不无天性或发,随命入宫见驾。黄门官出来,将三人领至宫内。庐陵王见了武后,连忙俯伏金阶,泪流不止,说:“臣儿久离膝下,寝食不安,定省久疏,罪躬难赦,只以奉命远贬,未敢自便来京。今获还朝,得瞻母后,求圣上宽恩赦罪,曲鉴下情。”奏毕,哭声不止。武则天见了这样情形,明知他是负屈,又不好自己认过,只得说道:“孤家由今返昔,往事不追。

你既由狄卿家保奏还朝,且安心居住东宫,以尽子职,孤家自有定夺。”庐陵王听了此言,只得谢恩侍立。狄公与元行冲、金安藏三人复命请安,将各事奏毕,然后齐声说道:“目今太子回朝,圣心安慰。但奸贼不除,何以令天下诚服?设非臣等保奏,误听谗言,以假作真,适中奸计。那时江山有失,骨肉猜疑,是谁之咎?许敬宗、武三思等人,若不依罪处治,恐日后小人诬奏,尤甚于前。臣等冒死陈词,叩求陛下宸断。”武则天此时为三人启奏得名正理顺,心下虽想袒护,也不好启齿,

当即传旨:“命元行冲为刑部尚书,许敬宗立即拿问,与武承嗣等到案讯质,复奏施行。”三人当时谢恩出来。自是太子居住东宫。且说武承嗣与许敬宗自命高发往怀庆去后,每日心惊胆裂,但想将此事办成便可无事。这日正在家中候信,忽听京都城外有号炮声音,吃了一惊,忙道:“这是畿辅之地,那里有这军械响声。”赶着命人出去查问。那人才出了大门,只见满街百姓不分老幼,无不欢天喜地,互相说道:“这冤屈可伸了。若不是这三人忠心为国,将李飞雄擒住,庐陵王此时也不能还朝。

现在前队已抵城外扎营,顷刻工夫车驾便要入宫,我们且在此等候,好在两边跪接。”当时纷纷扰扰,忙摆香案,以备跪接。

那人听说如此,心下仍不相信,远远的见有一匹马来,一个差官飞奔过去。众百姓拦阻马头,问道:“你可由城外而来?庐陵王可进城么?”差官道:“你们让开,后面随即到了。”那人知是实情,赶着分开众人,没命的跑回家内,气喘吁吁,向着武承嗣道:“不好了,庐陵王已经入朝了。方才那个炮声,乃是狄仁杰大队扎营。想必高发弟兄未能成功,这事如何是好?惟恐狄仁杰等人不肯罢休,究寻起来获罪非轻。”武承嗣听了此言,登时大叫一声道:“狄仁杰,我与你何恨何仇,将我这锦绣江山得而复去。罢了罢了,今生不能奈何与你,来生狭路相逢同他算帐。”说罢,自知难以活命,一人走进书房,仰药而死。当时武承业见了此事,也知获罪不起,随带了许多金银细软,由后门带领家眷,逃往他方。惟有武三思不肯逃走,心下想:“这武后究是我姑母,即便追出实情,一切推到他两人身上,谅武后也要看娘家分上,不肯追究。”

正闹之间,外面已喧嚷进来,说巡抚衙门许多差官衙役,将前后门把守,说刑部现在放了元大人,许敬宗为李飞雄事革职归案审办。现在狄大人与元大人已经奉旨将许敬宗拿下,顷刻便来捉拿他弟兄。武三思听了此言,也不慌忙,一人坐在厅前等侯。稍顷,元、狄两人到了里面,先将旨意说明,便要命他同赴刑部。三思道:“二位大人既奉旨前来,下官亦何敢逆旨。但此事下官实是不知,乃舍弟与许敬宗同谋。现已畏罪身死,且圣上只命二位大人审问,并未查封家产,舍弟身死,不能听他尸骸暴露,不用棺盛殓之理。权请宽一日,将此事办毕,定然投案待质。若恐下官逃逸,请派人在此防守便了。”元行冲见他如此言语,明知武后断不至将他治死,此时见武承嗣已经自尽,大事无虑,落得做点人情,向着狄公说道:“武承嗣乃是要犯,既是畏罪服毒,且奏知圣上,请旨定夺。”当时两人依然回转刑部。这里武三思一面命人置办棺木等件,自己一面入宫。见了武后,哭奏-番,说:“前事皆武承嗣所为,现在已经身死。承业恐其波及、复又逃逸。武氏香烟,只剩自己一人,如圣上俯念娘家之后,明日早朝赶速传旨开赦。不然前后皆是一死,便碰死在这宫中。”说罢,大哭不止。此时武后回想从前,悔之已晚,当时也只得准奏,命他回去收殓承嗣。次日早朝,也就赦旨,说武承嗣虽犯大罪,死有余辜,姑念服毒而亡,着免戮尸示众。武承业在逃,沿途地方访拿解办。

三思未与其谋,加恩免议。狄公听了此奏,知是奸臣不能诛绝干净,深以为恨。所幸庐陵王入京,奸焰已熄,目前想可无虑。当下退朝出来,随同元行冲到刑部,升堂将许敬宗审讯。敬宗知是抵赖不去,只得将前后各事直供一遍。随即录了口供,次日奏明朝廷,奉旨斩首。狄、元出朝,随将许敬宗绑赴市曹。

所有在京各官,以及地方百姓,受过凌辱之人,无不齐赴法场,看他临刑。到了午时三刻,人犯已到,阴阳官报了时辰,刽役举起一刀,身首异处。百姓见他头已落地,无不拍掌叫快。许

多人拥绕上来,你撕皮,他割肉,未有半个时辰,将尸骸弄得七零八落的,随后自有家属前来收殓。

且说狄公与元行冲监斩之后,入朝复命,武后封他为梁国公、同平章事,入阁拜相。所有元行冲、安金藏等人,皆论功行赏。李飞雄故念自己投城,误听奸计,着免其斩首,戴罪立功。众臣次日上朝谢恩。从此那班奸臣皆畏狄公威望,不敢再施诡计。庐陵王居住东宫,每日侍奉武后,曲尽孝恩。谁知乐极悲来,狄公自入京以来,削奸除佞,整理朝纲,全无半刻闲暇,加以年岁高大,精力衰颓,以至积勤成疾。这年正交七十一岁,武后见他年迈,一日问道:“卿家百年归后,朕欲得一佳士为相,朝廷文武,可命谁人?”狄公道:“文武酝藉,有苏味道、李峤两人。若欲取卓荦奇林,则有荆州司马张柬之。此人虽老,真宰相材也。臣死之后,以他继之,断无遗误。”武后见了如此保奏,次日便迁为洛州司马。那知狄公保奏之后,未有数日,便身体不爽。到了夜间三更,忽然无疾而逝。在朝各官得了此信,无不哭声震地,感念不忘。五鼓上朝,奏明武后,武后也是哭泣道:“狄卿家死后,朝堂空矣。

朝廷大事,有谁能决?天夺我国老,何太早耶!”随传旨户部尚书,发银万两,命庐陵王亲去叩莫,谥法封为梁文惠公,御赐祭奠。回籍之日,沿途地方妥为照料。然后传旨命张柬之为相。

谁料那班奸臣,见狄公已死,心下无所畏惧,故态复萌,复思奸诈。张昌宗、张易之两人,愈复肆无忌惮。平日狐媚武则天,所有朝廷大臣,阁部宰相,一连数日皆不得见武后之面,庐陵王虽居东宫,依然为这般人把持挟制。张柬之一日叹道:“我受狄公知遇,由刺史荐升宰相,位高禄重,不能清理朝政,致将万里江山送与小人之手,他日身死地下,何颜去见狄公?”一人思想了一会,随命人将袁恕已、崔元晾、桓彦范等人请来,在密室商议。袁恕已道:“听说武后连日抱病,不能临朝,因此二张居中用事。设有不测,国事甚危,如何是好?”张柬之道:“欲除奸臣,必思妙计。现在羽林卫左将军李多祚,此人颇有忠心,每在朝房,凡遇奸贼前来,他便侧目而视。若能与他定谋,除去国贼,则庐陵王便无后虑。”众人齐声道好,说:“此人我等皆知,事不宜迟,可令人就此去请。”当下张柬之出来,命人取了名帖,请李将军立刻过来,有要事相商。

此时李多祚,正因连日武后抱病,朝政纷纭,一人闷闷在家,长吁短叹,想不出一个善策可以将张昌宗两人除去,忽然家人来禀说:“张柬之命人请你去议事。”不禁心下一惊,复又暗喜道:“我与他虽职分文武,他这宰相乃是狄仁杰保举。

此时请我,莫非有什么妙计?”当时回报,立刻过来。家人去后,随即乘轿来至张柬之相府。柬之先命袁恕已等人退避,一人穿了盛服在后书房接见。两人行礼已毕,叙了寒喧。张柬之见他面带忧容,乃道:“目今圣明在上,太子还朝,老将军重庆升平,可为人臣的快事,何故心中不乐,面带忧容?莫非因官职未迁,以致抱憾么?”李多祚见问,知道试探他的口气,乃道:“老夫年已衰迈,还想什么迁官加爵。但能如大人所言重庆升平,虽死而无怨。若以毕身而论,除国事未能报效,其余也算得富贵两全了。”张柬之见他说了此言,也是同一心病,趁机便将除贼的话与他相商。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第回张柬之用谋除贼庐陵王复位登朝却说张柬之见李多祚所言,也是同一心病,趁机说道:“将军可谓富贵双全。但不知今日富贵,是谁所致?”多祚听了此言,不禁起身流泪道:“老夫南征北讨,受先皇知遇之恩,以致荐居厥职。今日之富贵,先皇所赐也。”柬之道:“将军既受先皇之赐,今日先皇之子为二竖所危,何以不报先皇之德?”

多祚到了此时,正是伤心不已,乃道:“老夫久有此心,只因未得其便。大人乃朝廷宰相,社稷良臣,苟利国家,惟命是德。”

柬之见他此言出于至诚,也就流泪道:“此时请将军正为此事,刻下武后抱病,将军能率部下斩关而入,将张昌宗诛绝,然后请武后养病于上阳宫,则唐室江山岂不仍归李姓?”多祚当时哭拜于地道:“宰相之言真国家之福,老夫何敢不从。”

当时议定,柬之又命袁恕已等人出来,彼此相见,议论了一番。多祚道:“老夫依计而行,设若外有奸人闻风起乱,那时何能兼顾?必得再有一人,以靖外乱,方可万全。”柬之想了一会,起身道:“此人已得之矣。下官在荆州之时,与长史杨元琰泛舟江中,偶谈国事,慨然有匡复之志。自张某入相,引为羽林卫右将军,与将军朝夕相见。其人赤心报国,具有肝胆,何不此时去邀来,共议此事。”李多祚忙道:“此人实可与谋,设非宰相言及,几乎忘却。老夫此时便去。”说罢起身,来至杨元琰府内。元琰见是多祚前来,随即出见。看他面有泪痕,忙问道:“将军从何而来?为何面色不乐?”多祚道:“适自宰相府中至此,闻将军从前为荆州长史,与张公意气相投,不知可有此事么?”元琰道:“某一身知遇,惟张公一人,岂仅意气相投而已。”多祚道:“既然如此,张公立等,有言面商,特命老夫前来奉约。”杨元琰听了此言,心下已猜着几分,因有家人侍立两旁,不便追问,随即乘轿同至相府。走入里面,见袁恕已这干人全在书房,无不忧形于色。入座问道:“相公呼我何来?若有用某之处,万死不辞。”柬之道:“将军曾记江中之言乎?此其时矣,不能再缓。”元啖道:“某亦久有此心,只因独力难支,未敢启齿。此正为臣报国之秋,何敢退避。”

当下六人商议已毕,柬之道:“前议虽佳,究竟绝裂。张昌宗虽在宫中,他家下未必无人。莫若用调虎离山之计,引他出来,将他诛杀,岂不是好。”众人道:“若能如此,便省无限周折,且免武后震恐。”众人直至三鼓以后,方才各散。次日李多祚打听得张易之每日自回家中,将宫中禁物肆行搬运,至四鼓之时方进宫去。多祚访问清楚,当即选了五百亲信兵丁,到了二鼓之后,借巡夜为名,向张昌宗住宅而来。合当二张诛杀,却巧张易之带了许多宫禁之物,命两个小太监随着自己,由宫内回来。方欲进门,后面李多祚已至,上前喝道:“你是谁人,竟敢犯夜。”张易之见是羽林卫的军兵,那里能受,骂道:“你这许多狗头,不知此地是谁的府上,在此呼喝。”

众兵本是李多祚指使,为捉他而来,当时上来数人,将他揪住道:“不问是谁的门前,我们李将军要将你带去。”说着也不问情由,早将两手背于后面。小太监想来帮助,无奈身边俱有要物,不敢动手,只得说:“你等勿得罗唣,此乃西宫张六郎府前。若不放手,可获罪不浅。”李多祚见已将张易之拿住,心下好不欢喜,随即上前问道:“你是谁人?可从实说明,本将军自有发落。”张易之连忙答道:“李将军,你我皆一殿之臣,我乃张易之,难道未曾见过么?”李多祚道:“误国的奸臣,你既说出姓名,何故深夜不在家中,带着太监意欲何往?

为我从实言明。”张易之道:“目今武后抱病,方才进宫看视病症。蒙武后龙恩,命小太监送我回来,你何得在门前拦阻?”

李多祚道:“胡说。这太监身上明有宝物,显见你偷盗禁物,潜运家中,该当何罪?”说着命人将小太监身上搜查。顷刻上来数人,搜出许多物件。多祚道:“你这奸贼,此乃人赃两获,尚有何赖?显见家中私藏不少了。”随命兵丁分一半在门外把守,一半同自己入内起赃。当时呐喊一声,众兵将太监并易之三人拥入里面。无论男女老少,见一名捆一个,见两名捆一双,上下里外,不下有四五百人,一名未能逃脱。然后将张易之捆倒在地,取出腰刀,在他颈项上试了两下,然后问道:“你是要死要活?”张易之到了此时,早吓得魂飞天外,连忙答道:“蝼蚁还想贪生,谁人肯死?”多祚道:“你既要活,可快命人入宫,将你哥哥喊来,问他迁我何官,送我多少银两。说明之后,随后不但不杀你,还要感激。”张易之不知是计,疑惑他因未升官故尔挟仇,忙道:“这事容易。”立刻命人前去,说家中出有要事,请六郎即速回来,千万勿误,再迟便有性命之虞了。

当时释放了一个家人,领着易之的言语,拼命的奔入宫中,照着原话说了一遍。张昌宗正伏伺武则天安睡已毕,听了此言,便鬼使神差,随着家人乘轿回来。以为李多祚见了自己,总要看点情分,将兄弟释放。谁知才到里面,兵丁看见,齐声喊道:“奸贼来也,莫要为他逃走。”只见你推我拥,早将张昌宗捆起,押至厅前。昌宗见了多祚之面,还未知道是他的妙计,忙道:“李将军快来救我。你手下的兵士不知道我的权势,竟敢将我捆起,你还不为我解下。”多祚喝道:“你想谁救你?乱臣贼子,人人得而抹之。你欺君误国,死有余辜,今日还想活命么?”当时吩咐将张昌宗弟兄斩首,所有家属数百人全行杀戮。独将两名小太监放去。这两人是死里逃生,自是没命跑回宫中。谁知张柬之、袁恕已等人,已到玄武门内。太监到了里面,正值武后查问,赶忙奏道:“不好了,右羽林卫将军李多祚谋反,现已将张六郎弟兄杀死。”武则天虽在病中,听说有人谋反,知道李多祚有兵权在手,赶着起身问道:“谁人作乱?

何不拿下。”此时张柬之等人皆已听见,随即在外答道:“张易之、张昌宗两人欺君误国,久存谋反之心。今趁陛下病中,欲行己志,又将宫廷禁物私运家中,臣等奉太子之令,特命右羽林将军李多祚将两贼斩首,以杜乱萌。”正说之间,桓彦范同敬晖等人已将太子由东宫请出,来此候旨。武后见了他面,乃道:“是你指使耶?小子既诛,可还东宫而去。”此言未毕,桓彦范领着众人跪于阶下,奏道:“太子乃天下明君。昔先皇以爱子托陛下,国家王器自有所归。今年齿已长,既蒙加恩由房州赦归,久居东宫恐失民望。人心天意,久思李氏,虽有二张为乱,君臣不忘先皇之德,故奉太子诛乱臣。陛下春秋已高,理合静养余年,以臻上寿。从容闲暇,含饴弄孙,愿传位于太子,以顺天人之望。”武后到了此时,只得准奏。当时庐陵王谢恩已毕,此时正值四鼓以后,将次临朝。张柬之赶忙为庐陵王换了天子章服,来至金殿御案前坐下。张柬之随敲了龙凤钟鼓,朝房文武有一半得知此事,其余尚不知道。

忽然听得钟鼓齐鸣,无不惊讶,若非有了大典,何以两器同敲。当下众臣纷纷入朝,两班侍立。再朝金殿上一望,正是惊者大惊,喜者大喜,不知庐陵王何以复登龙位。张柬之高声说道:“在廷文武大小臣工,兹因张昌宗、易之两人谋为不孰,张某奉太子之命,率同李多祚等人将昌宗斩首。既蒙武后传旨,传位东宫。今日登极之初,理合排班恭贺。”众人听了此言,无不俯伏金阶,行那君臣之礼。庐陵王首先传旨,率百官上武后尊号,称为则天大圣皇帝,徙居上阳宫。每日请安问膳,定省晨昏,曲尽子职。

次日,大赦天下,后人称为中宗。随又传出一道圣旨:加封狄仁杰公爵,世袭罔替;张柬之、桓彦范、袁恕已这一干人,皆加封侯爵;李多祚封为勇猛侯;刘豫升为怀庆府;胡世经着来京升用。其余有功大臣,哨弁偏将,无不加封实职。从此太平无事,君明臣良,官为国家,民知君上,江山万里依然李氏家传。社稷千秋,终赖狄公政治。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word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