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齐·威尔斯科幻小说-时间机器 第九章

“我们走出青瓷殿时,太阳还没有从地平线上完全消失。我决定第二天一早赶赴白色斯芬克斯雕像,以便黄昏前穿过我上次出门使我受阻的那片树林。我的计划是当晚尽量多赶些路,然后生推火,在火光的保护下睡觉过夜。于是,我们赶路时,见到树枝枯草我便收集起来,不一会儿,我怀里已揣满柴火。由于手抱柴火行动木便,我们赶路的速度比我预期的要慢,另外,威娜已经走累了,我也开始精神不济,困得直想睡觉。因此,在我们赶到树林前天就完全黑了。走到树林边长满灌木丛的小山上时,威娜因害怕我们面对的一片黑暗,想停下来不走了。但当时我只感到灾祸即将来临(这对我确实应该是一种警告),这种感觉驱使我继续向前。我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只觉得头昏脑胀,心烦意乱,眼睛睁都睁不开,脑子里还尽想着莫洛克人。“正犹豫不决时,我看到身后漆黑的灌木丛里有三个蹲伏着的黑影。我们身旁全是树丛野草,他们这样伺机靠上来我感到很不安全。我估算过,树林不足1英里宽。如果我们能穿过树林到达光秃秃的山腰,我觉得那里是比较安全的休息之地。我想,我有火柴和樟脑,不用摸黑过树林。可是很明显,如果我要用双手不停地挥舞火柴,就必须放弃手里抱着的柴火。就这样,我极不情愿地放下了柴火。这时,我突然想到,点着柴火可以把我们背后的那几个朋友吓跑。后来我发现这个做法既残暴又赢蠢,可我原以为这是掩护我们撤退的锦囊妙计呢?

“不知道你们是否想到过,在没有人类和气候温暖的地方火焰是多么罕见的东西啊。太阳的热度很少能强烈到引起着火,即便像热带地区有时靠露珠来聚焦阳光也不行。闪电可以摧毁和烧焦东西,却很少能引起燎原大火。腐烂的植物有时会因为发酵生热而熏烧起来,却很少能导致熊熊烈火。在这个退化的时代,生火的艺术也在地球上被人遗忘了。正在吞食我那堆柴火的红火舌在威娜的眼中完全是新奇的。“她想跑过去玩火。要不是我及时制止,我相信她会冲到火里去的。但我一把抓起她,不顾她的挣扎,大胆地朝身前的树林深处走去。我点燃的火堆照了我们一小段路。不一会儿,我回头张望,透过茂密的树干,我看见火焰从柴堆上烧到了附近的灌木丛,一条弯曲的火龙正朝山上的野草爬去。我望着火龙放声大笑,接着又转身朝我身前漆黑的树林里走去。真是天昏地暗,威娜发狂似地紧贴着我,可当我的双眼从黑暗中适应过来后,我仍可以借助微弱的亮光避开树干。头顶上也是漆黑一团,只是透过偶而出现的树枝间的缝隙才能看到遥远的夜空。路上我一根火柴也没点,因为腾不出手,我左手抱着我的小宝贝,右手摸着铁棒。

“一段路走下来,我什么动静也没听到,只听到脚踩树枝发出的劈啪声,头上微风的沙沙声,自己的呼吸声和脉博的跳动声。这时,好像觉得四周有啪啪的声响,我继续勇敢地向前走去,啪啪声越来越清晰,接着我听到了我在地下世界听到的那种古怪声音。显然有几个莫洛克人就在附近,并且正在向我靠拢。果然,没过多久我感到有东西使劲拉了拉我的外套,随后又碰了下我的手臂。威娜浑身发抖,紧接着又静止不动了。“是划火柴的时候了。但要掏火柴我就必须把威娜放下来。我放下威娜,伸手到口袋里摸火柴。就在这时,我膝盖旁的一场争斗在黑暗中开始了,威娜一声不吭,莫洛克人还是发着那种奇怪的咕咕声。柔软的小手也伸到我的外套和后背上,甚至摸到我的脖子上。这时火柴亮了,发出嘶嘶的声响。我举起点亮的火柴,看见了莫洛克人在树林中逃窜的白色背影。我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樟脑,准备在火柴熄灭前把它点燃。接着我看了看威娜,她脸朝地躺着,双手紧拉着我的脚,一动也不动。我猛然一惊,弯下腰去,她好像已经停止呼吸。我点燃手中的樟脑,把它扔到地上。火劈劈啪啪越烧越旺,赶跑了莫洛克人和所有的黑影,我跪下去把威娜抱起来。身后的树林里好像到处都是骚动声和低语声!

“她好像是晕了过去。我小心翼翼地把她放上我的肩膀,站起身继续朝前走。这时,我意识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在掏火柴点火以及把威娜抱上抱下的时候,我转了几个身,现在我根本搞不清该朝哪个方向走了。谁知道呢,也许现在又转过身面朝青瓷殿了。我吓得直冒冷汗,我必须拿定主意该怎么办,决定生堆火在原地扎营。我把仍然一动不动的威娜放到了一块泥炭似的地上。第一块樟脑快要烧完了,我急忙开始收集枯枝落叶。在四周的黑暗中,莫洛克人的眼睛像红宝石一样忽闪忽闪。

“樟脑的火光闪了几下终于灭了。我划亮一根火柴,这时两个正在靠近威娜的白色身影拔腿就跑。其中一个被火光照花了眼,竟直冲我来。我挥拳打去,只觉他的头盖骨嘎嘎作响。他发出一声惊叫,摇晃几步后倒下了。我又点燃一块樟脑、继续收集柴火。这时我注意到头顶上有些树叶非常干燥,因为自从我坐时间机器来到这里,大约一个星期吧,老天没有下过雨。于是,我不再去搜寻掉下来的枯枝,而是跳起来拉树叶。一会功夫,我就用绿叶和干树枝燃起了一堆呛人的烟火,这样可以节约我的樟脑。接着,我转身望了望躺在铁棒边上的威娜。我想尽一切办法把她弄醒,可她躺在那里像个死人,我甚至搞不清楚她是否已经断气。“火堆上的烟直往我这边吹,一下子呛得我昏昏沉沉。此外,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樟脑昧。火堆1小时内不需添加燃料。经过这段时间的劳顿,我感到很累很困,于是坐了下来。树林里还是充满了我听不懂的那种让人昏昏欲睡的低语声。我好像刚要打脑就把眼睛睁开了,可周围已是一片漆黑。莫洛克人的手摸到了我的身上,我甩开他们抓着我的手指,匆忙到口袋里去摸火柴盒,糟了——火柴盒不见了!这时他们抓住我,又把我团团围住。我顿时意识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睡着了,然后火灭了,然后死亡的痛苦向我袭来。树林里似乎弥漫着木头燃烧的气味。我的脖子、头发、双臂都被抓住了,随后我被拉倒在地。黑暗中我感到这些软绵绵的东西都压到了我的身上,我害怕极了。我感到自己好像被困在了一个巨蛛蛛网里。我支撑不住了,垮了下来。我感到有小牙齿在咬我的脖子。我在地上翻了个身,这下我的手拿到了铁棒,我的勇气上来了,我挣扎着站起来,抖掉身上的这种人鼠,猛地举起铁棒,朝我估计是他们的脸的地方桶过去。我感到他们在铁棒的挥打下血肉横飞,我一下子摆脱了他们,又获得了自由。“人们在进行艰巨的斗争时好像常常会有一种奇特的欣喜,我此刻也感受到了这份欣喜。我知道我和威娜都成了迷路人,但我决心要让莫洛克人为他们所吃的肉付出应有的代价。我背靠一棵树站着,手中的铁捧在挥舞。树林里到处都是骚动声和他们的叫喊声。1分钟过去了,他们的声音似乎变成了激动的尖叫,他们的行动也越来越快。可是他们谁也没有进入我的铁棒够得着的地方。我站在那里,双目注视着眼前的黑暗。这时希望突然出现了。要是莫洛克人害怕了又会怎么样呢?紧接着发生了一桩怪事。黑暗中好像出现了光亮,依稀看到了我周围的莫洛克人,三个被打烂的就躺在我脚边。接着我大吃一惊,发现其他的莫洛克人都在跑,好似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流,从我身后流到了身前的树林远处。他们的背影好像不再是白色的,而是变成了红色。当我站着发愣时,我看见一点火星飘过树枝间的星光又消失了。我这才明白了燃烧的木头发出的气味,明白了为什么催眠似的低语正在变为一阵阵吼叫,明白了红火星,明白了莫洛克人为什么落荒而逃。

“我从靠着的树后跑出来,从近处黑乎乎的树干间看到整个树林在燃烧。原来是我起先点的那堆火在朝我烧过来。我借着火光寻找威娜,可是威娜不见了。身后传来了嘶嘶声、劈啪声以及每一棵树着火时发出的爆裂声,这使我没有时间多作考虑。我手摄铁棒,沿着莫洛克人的路走去。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赛跑。火焰一度飞速向我右侧漫延,烧到我的前边,我只得赶紧让到左边。但我最终跑到了一小块空旷地上,这时一个莫洛克人跌跌撞撞朝我走来,从我身旁经过,一直冲到了火海里!“我想,接下去我要看到的是我在未来时代里见到的最不可思议最可怕的事。整片空旷地被火光照得如同白昼。空地中央是一个小丘或者是一座古坟,顶上是一棵烧焦了的山楂树。空地那边也是一片着火的树林,烈火熊熊,火墙把整个空地围得严严实实。山腰里大约有三四十个莫洛克人,他们被火焰和热浪搞得晕头转向,相互在慌乱中乱模乱撞。起初我并不知道他们在亮光下什么也看不见,见他们靠近时我惊恐不已,挥动铁棒,朝他们狠敲过去,打死一个,打伤了几个。但是现在,在火光映红的天空下我注意到一个莫洛克人在山植树下瞎摸,并且还听到了他们的呻吟声,我这才断定他们在眩目的光亮下肯定无可奈何,痛苦不堪,于是我停止了敲打。“但不时还有莫洛克人朝我冲过来,看到他们令人战栗的神情,我只得躲到一边。大火一度莫名其妙地小了下来。我担心这些可恶的东西随即会发现我,甚至考虑到先下手打死他们几个。可是火又旺了起来,我放下手里的铁棒,绕开他们,在山上走来走去,寻找威娜的踪影,但是威娜不见了。

“最后我在小丘顶上坐下来,注视着这群奇怪又让人难以相信的瞎子在火光下模来摸去,彼此发出神秘的叫声。潦绕而上的烟雾飘过天空,遥远得仿佛属于另一个宇宙的小星星在红色的苍穹下闪烁。两三个莫洛克人撞到我身上,我挥拳把他们打跑,打的时候我自己也在发抖。

“这一夜的大半部分时间里,我都相信这是一场恶梦。我咬着自己的嘴唇,还拼命叫喊,想弄醒自己。我用手捶地,起身又坐下,从这里荡到那里,随后又坐了下来。我开始用手揉我的双眼,祈求上帝让我醒过来。我几次看见莫洛克人痛苦地低下头冲进了火焰‘但是,在渐渐熄去的红色火焰的上空,在飘摇的浓烟和黑白相间的树桩的上空,在这些越来越少的莫洛克人的头顶上,终于出现了黎明的第一道曙光。“我再次寻找威娜,却不见她的踪影。很明显,他们把她可怜的尸体留在树林里了。我无法描述,想到她逃脱了似乎是命中注定的厄运,我有多么宽慰。不过想到这事,我几乎就忍不住想把我身边的这些无能为力的东西斩尽杀绝,可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我说过,那小丘像是树林里的一个小岛。我现在站在小丘顶上可以透过烟雾辨认出青瓷殿了,从那里我就能找到白色斯芬克斯雕像的方向。于是,当天色渐渐亮起来的时候,我丢下这些残存下来的该死的鬼魂——他们仍然在东奔西撞,呜咽哀号——在脚上绑了些草,一瘸一拐地穿过烟雾腾腾的灰烬和里边还跳动着火焰的黑色树干,向藏着时间机器的地方走去。我走得很慢,因为我几乎已经精疲力竭,而且脚也破了。我为小威娜的惨死感到无限的悲伤,这好像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现在坐在这间熟悉的老屋里,它倒更像是梦中的悲痛,而不像是真的失去了亲人。但是那天早上,它再次使我感到极度孤独,孤独得叫我害怕。我开始思念我这间房子,这壁炉,思念你们几个人,伴随这思念之情而来的是一种痛苦的渴望。“可是,当我在早晨明朗的天空下走过余烟袅袅的灰烬时,我发现我的裤袋里还有几根零散的火柴。火柴盒肯定在丢失之前就已经漏了。”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word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