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齐·威尔斯科幻小说 莫罗博士岛 第二章 去往无名岛的人

我发现自己所在的那间舱室很小而且很乱。一个年岁不大的人坐在我的身旁,摸着我手腕的脉搏。他长着一头亚麻色头发,浓密的稻草色胡子,下嘴唇下垂。我们相互注视了一会儿,彼此没有说话。他一双灰色眼睛水汪汪的,却奇怪地缺乏神情。这时,头顶上方一阵响动,仿佛有人在撞击铁床架,接着传来某种大动物低低的怒吼声。就在这时,那人又说话了。他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

“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想当时我说我觉得没事了。我记不起自己是怎么上船的。他肯定从我脸上看出了我的疑惑,因为我当时说不出话来。“你是从一只小救生艇上被救上来的,当时你都快饿死了。小救生艇上的名字是“虚荣女士”号。船帮上缘有血迹。”这时我看到自己的手,瘪瘪的,看上去就像是装满松散骨架的脏兮兮的皮钱夹。我记起了船上发生的一切。“吃点儿这个,”他递给我一杯冰镇的深红色东西。

那东西有血腥味,我顿感强壮了许多。“你很走运,”他说,“救你的船上有医生。”他说话时像要流口水,多少有点大舌头。

“这是条什么船?”我缓缓地问道。长时间没有说过话,嗓音有些嘶哑。“这是条往返于阿里卡港和卡亚俄港之间的小商船。我从没问过它原本是哪国制造的。我猜它准是天生俊瓜的国度制造的。我是从阿里卡上船的乘客。船主那头笨驴——他也是这艘船的船长,叫戴维斯——弄丢了执照什么的。你知道他那种人。他给这船取名‘吐根’①,真是从所有地狱般的名字中挑出来的,即使海上风平浪静,这艘船也会晃个昏天黑地的。”

头顶上的声音又响起来,是一个人的声音伴随一只动物的咆哮声,接着另外一个声音断喝“该死的傻瓜!”平静下来。“你差点儿就一命呜呼了。”那人说。“真是太悬了。不过现在我已给你打过针了。注意到胳膊疼了没有?我给你打过针了。你昏迷不醒将近三十个小时。”

我思维迟缓,一群狗的吠声又打断了我的思绪。①一种产于南美的茜草科植物的根,常用作催吐剂。——译注“我现在可以吃点东西了吧?”我问道。“多亏我,”他说,“这会儿羊肉还在炖着呢。”

“好吧。”我放心地说道。“我就吃点儿羊肉吧。”“但是,”他有点儿犹豫,“你知道我非常想听你讲讲船里怎么会只剩下你一个人。”我想我看得出他的眼神里有一丝怀疑。

“讨厌的嚎叫声!”他突然离开舱室,我听见他跟什么人大声吵了起来。我觉得那人回答他话的时候叽里咕噜的,最后好像动了手脚,可我又觉得像是听错了。后来他冲狗群吼了一嗓子便返回了舱室。

“好吧?”他刚进门便说。“你接着讲吧。”

我告诉他,我叫爱德华·普伦狄克。我告诉他我为什么喜欢上了博物学,我借此从闲适生活的无聊中得到解脱。他对这一点饶有兴趣。

“我自己搞一点科学研究——我在大学的学院里学过生物学——从蚯蚓体内取卵巢,从蜗牛身上取角质带等等。天哪!那是十年前的事了。不过你说,接着说,跟我说说那条船的情况。”虽然我讲得再简单不过——因为我非常虚弱——但他显然对我讲述自己经历的坦率态度很满意。我的情况一讲究,他马上把话题转向博物学和他自己的生物学研究上来。他开始向我详细询问托特纳姆法院路和高尔街的情况。

“卡普拉兹还是那么繁华吗?那是个多么繁华的商店显而易见,他曾是个普普通通的医科学生。他情不自禁地把话题又转向了音乐厅。他还给我讲了一些趣闻轶事。“我抛弃了这一切。”他说,“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多么令人愉快!年轻时我出了不少洋相,……二十一岁以前耗尽了青春时先。我敢说现在那里准变样了……我得去看看那个蠢驴厨子,看看他把你的羊肉炖成什么样了。”头领上又响起怒嗥声,来得突然,野性十足,吓得我毛骨悚然。

“怎么回事?”我冲他身后喊道,但门给关上了。

他回来时端着炖羊肉。羊肉的美味吊起了我的胃口,我一下子把野兽的叫声抛到了脑后。一天下来,吃吃睡睡,我恢复得很快,能够从床上起来到小舱口去观看绿色的大海了。此刻,海浪努力追逐着我们。我判断帆船是在顺风航行。我正看着,蒙哥马利——这是那位亚麻色头发的人的名字——又回到舱室里来。我请他找几件衣服。他把自己的几件帆布衣服借给了我。他告诉我,我在小船里穿的那些衣服都扔到海里去了。他的块头大,胳膊腿长,我穿他的衣服有点肥大。他漫不经心地对我说,船长在船长室里已喝得八成醉了。我一边穿衣服,一边向他打听这艘船的目的地。他说这条船驶往夏威夷,但中途必须让他先下船。

“在哪儿下?”我问道。

“是一个岛子……我住的岛。据我所知现在它还是个无名岛。”他的下嘴唇向下垂着,眼睛盯着我,忽然故意装出俊里傻气的样子。我猜他是在有意回避我的问题。我不便多问了。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docx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