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齐·威尔斯科幻小说 莫罗博士岛 第八章 美洲狮的哀嚎

蒙哥马利进屋来,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他那个古怪的侍从端进一盘面包、野菜,和一些别的食品,还拿了一瓶威士忌酒,一缸子水,三只玻璃杯和三把餐刀。我瞟一眼那个怪物,发现他正用他那不安分的的眼睛望着我,眼神甚是奇特。蒙哥马利说他要同我共进午餐,但莫罗医生工作太忙脱不开身过来吃饭。

“莫罗!”我叫起来,“我知道这个名字。”“你到底还是知道了!”他说。“我真是蠢,跟称说起他的名字。我本该想到的。不管怎么说,这会让你猜测到我们的——秘密。来点威士忌?”

“不,谢谢。——我不喝酒。”“我当时也不喝酒就好了。亡羊补牢,晚矣!正是贪杯这个该死的毛病把我弄到这儿来了。这个该死的毛病和那个大雾夜。莫罗医生提出能帮我逃脱处分,我觉得自己幸运极了。真是奇怪……”“蒙哥马利,”前门关上后,我突然开口,“你这位侍从的耳朵为什么是尖的?”

“他妈的!”他嘴里含着一口饭骂道。他瞪了我半天才又重复道:“是尖的?”“耳朵上有小尖儿。”我尽量镇定他说,呼吸有点窒息。“而且边缘上长着黑色绒毛。”他独自嘬了一口掺水威士忌,样子很是做作。

“我的印象是……他的头发盖住了他的耳朵。”“他弯腰把你送给我的咖啡放到桌上时我看到的。而且他的眼睛在暗处闪闷发光。”

这时蒙哥马利从被我提问的惊讶中恢复了镇静。“我总是想,”他带着咬舌头的口音,不无做作他说:“他的耳朵的的确确是有毛病。瞧他遮掩耳朵的那个样子……那耳朵像什么?”

他的装腔作势使我明白他是在故作不知。然而要我对他说我认为他是个骗子,却难以开口。

“尖的,”我说。“有些小,长着毛——明显的毛。不过他整个人是个怪物,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怪物。”身后的里院传出一声动物尖厉粗哑的痛苦嚎叫。从低沉响亮的叫声中听得出那是美洲狮。只见蒙哥马利眨了一下眼。

“那又怎样?”他问。

“你从哪儿搞到那家伙的?”“呃……在旧金山……我承认,他是个丑八怪,缺心眼,记不住自己从哪儿来,这我都知道。不过你知道我习惯他了。彼此都习惯了。你对他的印象如何?”“他太反常,”我说,“他身上有点儿……别怪我胡思乱想。他一靠近我的时候,我就感觉恶心,毛骨悚然。实际上,好像是碰上了恶魔。”

蒙哥马利停止吃饭,听我说话。“稀奇,”他说,“我怎么看不出?”

说完,又继续吃饭。

“我不清楚,”他嘴里嚼着饭说。“木帆船上的水手……肯定有同样的感觉……,拼命欺负这个可怜人……”你见过那个船长吧?”美洲狮突然又嚎起来,这次似乎更加痛苦。蒙哥马利低声骂了一句。我差点儿想就海滩上的那几个怪人质问他。就在这时里面那可怜的的野兽又发出一连串的哀号,短促而尖厉。

“你们海滩上的那几个人,”我问道:“是什么种族的?”

“人不错,是吧?”他心不在焉地说。随着那头动物的阵阵尖叫,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不再说话。又传出一声更加凄惨的叫声。他用呆滞的灰眼睛看看我,又喝了一些威士忌。他试图把我引入一场关于酒的讨论之中,自称是酒救了我的命。看来他急于强调是他放了我一命这一事实。我的答话心不在焉。

我们很快吃完饭,尖耳朵怪物收拾干净饭桌,蒙哥马利就又把我一个人撇在房间里。听到美洲狮被解剖的嚎叫声,他一直难以掩饰自己的恼怒。他说不知为什么自己缺少耐性,就把我撇下,很明显是让我施展一下自己的耐性。我发现那些叫声出奇地惹人心烦。整整一下午,那叫声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凄惨。开头听上去很痛苦,但连接不断的叫声终于搅乱了我的小心平衡。我把正在阅读的贺拉斯著作对照本扔到一边,攥紧拳头,咬着嘴唇,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过了一会儿,我只好用手指堵住耳朵。

那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哀号对我心灵的震撼越来越强烈,终于声音变得极度痛苦,我再也无法在那问小屋里呆下去了。我步出门外,走进日暮前令人昏昏欲睡的酷热之中,路过大门的时候,我发现那里又上了锁,就沿墙角拐了出去。从门外听起来,叫声似乎更响,仿佛吼出了这世界上所有的痛苦。然而即使我知道这痛楚就在隔壁,但这痈楚却来得无声无息的话,我相信——从那时起我一直这么认为——我是可以心安理得地忍受下来的。只有当痛苦发出了呼叫,而且这呼叫令我们的每根神经颤抖起来的时候,怜悯之心才会来纠缠我们。然而,尽管阳光灿烂,绿色的大树叶在微微的海风中像扇子一样摇来摇去,这个世界还是一片混乱,模模糊糊地只见黑的红的精灵飘飘荡荡。这情形一直持续到我远离了花墙里面的那所房子,听不见那里的声音为止。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docx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