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齐·威尔斯科幻小说 莫罗博士岛 第十七章 灾难

还不到六个星期,我对莫罗那些可耻的实验只剩下厌恶和憎恨了。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离开这些被残忍歪曲了的上帝形象,回到人类温暖健康的生活中去。我曾逃离我的同类,这会儿,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却变得那么高尚美好。我与蒙哥马利的友谊没有再增长。他脱离人类太久了,而且有酗酒恶习,他显然很同情那些兽人。这一切都使我不喜欢他。好几次,我让他单独与兽人厮混在一起。我不想与兽人有任何交往。

我越来越多的时间是在海滩上度过的,了望海面,寻找那从未出现过的能搭救我们的帆影,直到骇人的灾难发生的那一天。这个灾难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处境。灾难发生在我上岛后的第七八个星期——我想也许更晚些,尽管我没花心思去记时间。事情发生在早晨,我想也许是六点钟。三个兽人往营地搬木头,我被吵醒了,我挺早就起了床,吃了早餐。

早餐后,我走到营地敞开的大门口抽烟,呼吸新鲜空气。过了一会儿,莫罗从营地的一角走来,与我打了个招呼。

他从我身后走过,我听到他打开实验室门锁,走了进去。当时我对那地方的憎恨已久,知道美洲狮又开始经受新的一天折磨,我竟无动于哀。美洲狮见到它的迫害者,发出了一声尖叫,活像悍妇的声音。这时,出事了。直到今天,我也弄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到身后一声惊叫,有人跌倒的声音。我转过身来,见一张可怕的脸向我扑来,那不是张人脸,却也不是动物的面孔,令人恐怖,棕色的脸上好像有一道道红伤疤,血正从疤上滴下来,眼睛没有眼睑,闪着怒火。我撩起胳膊,护住自己,它一下把我推倒在地,我的小臂摔断了。那浑身扎着绷带的大怪物从我身上跳过去,跑了,几缕带血的绷带头在身后飘舞。我在海滩上滚呵滚呵,想坐起身来,摔断的胳膊撑不住身体,又摔了下去。这时莫罗跑出来了,鲜血从前额流在苍白的大脸盘上,更加骇人。他一只手拿着左轮枪,冲我瞥了一眼,便匆匆向美洲狮追去。

我试着用另一只胳膊支撑,坐了起来。前面美洲狮的身影已经模糊,只见它一蹿一蹿地沿着海滩大步前跑,莫罗在后面紧追不舍。美洲狮回头看到莫罗,身子猛地一纵,向矮树丛跑去。每跑一步,都把莫罗拉远一段。我见美洲狮钻进树丛,莫罗斜刺里追过去,想截住它,他开了一枪,没打中狮不见了。随即莫罗也消失在攒动的绿色里。

我盯着他们消失的地方,觉得胳膊像火烧一样炙疼起来,我呻吟了一声,挣扎着站起身来。蒙哥马利衣着整齐地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左轮枪。“上帝啊,普伦狄克!”他喊道,没注意我受伤了。“那畜牲跑了!把镣铐从墙上拽下来了。你看到他俩了吗?”见我抱着胳膊,他厉声问道:“怎么了?”“我正站在门口,”我说。

他走上前来,攥着我的胳膊。“你袖子上有血迹,”他说着,挽起了法兰绒衣袖。他把手枪放回口袋,把我的胳膊上下摸了摸,疼得我够呛,随后把我扶到屋里。“你的胳膊断了,”他说;接着他又说:“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我给他讲了我目睹的一切,断断续续地,疼得我不断吸气,与此同时,他熟练迅速地把我的胳膊包扎起来。他猛地将我的胳膊甩下来,往后退一步,看着我。

“你会好的,”他说。“现在该怎么办呢?”他思忖道。接着他走出去,锁上了营地的门。他出去了好大一会儿。我的心思主要在我的胳膊上。我觉得这只不过是许多可,怕事件的一次重演。我坐到躺椅上,坦白地说,我把这座小岛痛骂了一顿。起初,胳膊只是钝痛,蒙哥马利回来的时候,胳膊炙痛起来。

他的脸色苍白,下牙龈露出的比任何时候都多。“我看不多他的踪影,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他说道。“我想他也许需要我的帮助,”他用毫无表情的眼睛盯着我。“那可是个力大无比的畜牲,”他说。“竞把镣铐硬是从墙上扯了下来。”

他走到窗前,又走到门边,转身冲着我。

“我得去找他,”他说。“还有一只左轮枪,我留给你。说实话,我有点担心。”

他取了手枪,放在我手边的桌子上,便走了出去,空气中弥漫着他的不安。他走后,我又坐了一会儿,便拿起左轮枪,走到了了口。

早晨寂静得像死了一般,没有一丝风,大海像一面镜子,天空空荡荡的,海滩显得凄凉。一半兴奋,一半发烧,万籁俱寂,使我感到压抑。我试着吹口哨,声音消失在空寂里。我又骂了起来,这是我从早晨起来第二次骂人。随后我走到营地一角,盯着吞没莫罗和蒙哥马利的绿树丛。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回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从远处的树林里走出来一个灰色的小兽人,它跑到水边,四处溅水玩。我踱到门口,再回到这个角落,接着便像个值勤哨兵一样踱来踱去。一次,我听到远处传来蒙哥马利的喊声:

“喂——莫——罗!”我的胳膊不太疼了,但却发烫。我发烧了,口渴了。我的影子越来越短。我望着远处兽人的身影,直到它也消失。莫罗和蒙哥马利再也回不来了吗?

三只海鸟在争抢潮上来的什么宝贝。这时,营地后面的远处传来一声枪响。沉寂了很长一会儿,又是一声枪响。接着稍近些的地方传来人的喊叫声,随后又是一段令人担心的沉寂。我不幸的想像力开始折磨我。这时近处突然响了一枪。我走到那个角落,吃惊地看到蒙哥马利,他脸色紫红,头发蓬乱,膝盖处的裤子破了,一脸深深的惊恐。在他身后,没精打采地跟着木铃,它的一嘴巴周围有诉说着什么不祥的棕色痕迹。

“他回来了吗?”他问道。

“莫罗吗?”我应道。“没回来。”

“上帝!”他上气不接下气,呼哧呼哧地像在抽泣。“进屋吧,”他说着挽起了我的胳膊。“他们疯了。跑疯了。出什么事了呢?我搞不懂。我喘口气就告诉你。哪有点白兰地?”他在我的前面一瘸一拐地进了屋,坐到躺椅上。木铃躺倒在门外,像狗一样喘息不已。我给蒙哥马利拿来自兰地和水。他坐在那里,两眼无神地盯着前方,呼呼地喘气。过了几分钟,他开始给我讲他的经历。他循着他们的踪迹往前追了一段路。起初,踪迹明显,一路上到处是踩倒折断的小树、美洲狮绷带上扯下来的碎片,有时在矮树丛的叶子上也能看到血迹。

我曾看多。兽人喝水的小溪对面是石头地,蒙哥马利追到那里,找不到踪迹了,只好向西漫无目的地边走边喊莫罗的名字。后来,木铃拿着小斧头来到他的身边。木铃一点也不知道美洲狮的事,它正在砍柴,听到了蒙哥马利的喊叫声。他们接着往前走,一起喊着。两个兽人蹲在矮树丛下睃着他俩,打着手势,它们鬼鬼祟祟,样子怪怪的,令蒙哥马利吃惊。他向它们打招呼,它们满面羞愧地逃走了。在那之后,他不再叫喊了,他们又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时间,便决定去看一看兽人的窝棚。

他发现溪谷里空无一人。每过一分钟,他都更加惊愕,他开始原路返回。这时,他碰上了我上岛那天夜里看见的那两个蹿跳的猪人,嘴边血迹斑斑,兴奋异常。它们踏着小树而来,见到蒙哥马利后露出一脸凶相。他有点惊慌,抽了一响鞭,兽人立即向他扑来。以前没有哪个兽人敢这么干。他一枪把一个兽人的脑袋打穿了,木铃扑向了另一只,在地上滚作一团。

木铃把那兽人压到了身下,牙齿咬进了它的脖子。那兽人在木铃身下挣扎的时候,蒙哥马利开抢把它打死了。费了很大劲,他才诱使木铃继续跟他往回走。就这样,他们匆匆地赶回到我这里。回来的路上,木铃冲进了树林,赶出一只小豹猫人,嘴巴上也有血,脚受了伤,一瘸一拐的。这畜牲逃了一小段路,便回转身来,凶残地做困兽之争。蒙哥马利——我想他有点杀戮成瘾——开枪把它打死了。

“这意味着什么?”他摇了摇头,又去喝他的白兰地。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docx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