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齐·威尔斯科幻小说 莫罗博士岛 第十三章 谈判

我又转过身去,向大海的方向走去。我发现这条热水溪逐渐变宽,最终变成水草丛生的浅水滩涂。我脚踏之处,总会有成群的螃蟹和长身体、多腿脚的东西匆匆爬开。我走到海水边缘,感觉安全了。我转过身来,两手叉腰,盯着我身后茂密的丛林。汽水腾腾的溪谷楔入丛林,宛如一道浓烟滚滚的烫疤。可是正如我先前说过的,我的心情太兴奋了——这是实话,当然没有经历危险的人会对此产生疑问——我已经不顾一切,反倒不会自杀。这时,我想到在我面前还有一次机会。既然莫罗、蒙哥马利和他们的那些妖魔鬼怪正在穿越小岛追我,那我为什么不沿海滩绕到他们的营地去呢?也就是说,给他们来个迂回进攻,也许可以从那结构疏松的墙上扒下一块石头,砸开小门的锁,看看能找到什么——刀子、手枪什么的,以便在他们返回的时候与他们决一雌雄。不管怎样,还有可能死得其所。

于是,我转身沿着海边向西走去。落日灌醉了我的眼,太平洋潮水微波涟漪,轻拍海岸。没过多一会儿,海水似乎向南退去,太阳也转到了我的右侧。突然,我看到从前方远处的矮树丛里,先是出来了一个人影,随后便是好几个——先是莫罗牵着猎狗的身影,接着是蒙哥马利和另外两个兽人。见此情景,我停下了脚步。他们看到了我,便打着手势,向我逼近。我站着一动不动,看着他们走上前来。两个兽人向前快跑,截断我逃进岸边树丛的去路。蒙哥马利也在往前跑,却是照直向我冲来。莫罗牵着狗落在后边。终于,我从迟钝的状态惊醒了过来,转身走进海水里。水开始很浅。我往海里走了三十码,海浪才没及我的腰。隐约可见浅水里有鱼蟹飞快地从我脚边逃窜。

“你想干什么,伙计?”蒙哥马利嚷道。

我转过身来,站在齐腰深的水里,愤怒地盯着他们。蒙哥马利站在水边,呼哧呼哧地喘气,累得满脸通红,淡黄色的长发被风吹得散落了满头满脸,下垂的下唇露出了七粗八歪的牙齿。莫罗从后面走来,脸色苍白却很坚定,手里牵的狗冲我狂吠不已。两人手里都拿着粗重的鞭子。离水这些的地方,两个兽人用眼瞪着我,“我想干什么?我要投海自杀。”我说。蒙哥马利和莫罗相互瞟了一眼。

“为什么?”莫罗问道。

“因为与其让你们折磨还不如自杀。”“我说嘛。”蒙哥马利对莫罗说道。莫罗低声说了些什么。

“你根据什么说我要折磨你?”莫罗问道。“我亲眼所见,”我回答道,“还有那边的那些怪物。”

“嘘!”莫罗举起一只手制止道。

“我要说,”我说道。“它们本来是人:可它们现在是什么?我起码不想成为它们这副样子。”

我的视线从两人的肩头望过去。岸上站着蒙哥马利的仆从木铃——个从船上下来的裹着白布的兽人。再远处是我的那只小猿人,它站在树阴里,在它身后还有一些影影绰绰的身影。“这些怪物都是什么?”我用手指着它们质问道,声音越来越高,那些怪物也能听见。“它们本是人——像你们一样的人,你们用兽性玷污了它们,你们把它们变成奴隶,你们仍然对它们心存疑惧——你们都听着!”我大喊道,用手指着莫罗,却说给他身后的兽人听,“你们都听着!你们看不出他们仍然怕你们吗?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你们,你们为什么反而怕他们呢?你们人多……”“看在上帝的份上,”蒙哥马利喊道,“别说了,普伦狄克!”

“普伦狄克!”莫罗也喊道。

他们两人,一齐喊,像是要淹没我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兽人们垂下了头,苦思冥想,变形的手耷拉下来,肩膀耸拉起来。我猜想,它们是在努力弄明白我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努力唤起自己作为人类时的回忆。我不断地嚷着,也记不清都喊了些什么。好像说过它们可以杀死莫罗和蒙哥马利;他们并不可怕:这些是我在临死前想灌输到兽人头脑中的主要思想。我看见穿深色破衣服的绿眼兽人从树丛里走出来——我到达的那天晚上曾见过它——其它兽人也跟了出来,想听清楚我在说什么。

终于我说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便停了下来。“听我说几句话,”传来莫罗沉稳的声音,“然后你再说你想干什么。”

“你说吧,”我说道。

他清了清嗓子,想了想,然后喊道:“我说拉丁文,普伦狄克!我拉丁文不好!只有小学生水平,不过你听仔细。Hinonsunthomines,suntanimaliaquinnoshabemus(它们不是人,是我们养的动物)……活体解剖。一种人类化过程。你上岸来,我会给你解释的。”我笑了起来。“编得多么动听的故事,”我说道。“它们会说话,会盖房子,会做饭。它们曾经是人,我会上岸才怪哩。”

“你身后水就深了……而且尽是鲨鱼。”

“这正是我想要的,”我说。“干脆利索,转眼之间。”“等一下。”他从口袋里掏出个什么东西,在阳光里闪了一下。他把那东西丢在脚边。“这是支装有子弹的左轮枪,”他说。“蒙哥马辛。也会像我这样做的。我们现在往岛里走,等你认为我们走开的距离安全了,就上来取枪。”

“我才不干呢,你们两个另外还有枪。”“我要你动一下脑筋,普伦狄克。首先,我并没有请你上岛。第二,如果我们想在你身上做手脚,昨天夜里就会把你麻翻;第三,现在你的惶恐过去了,你可以自己想一想,这位蒙哥马利是你想像的那种人吗?我们追赶你是为了你好。因为这座岛上到处都有……不友善行为。你都想投海自尽了,我们干嘛还要用枪打你呢?”

“那我在窝棚里的时候,你为什么……让兽人来抓我?”“我们觉得那样做可以抓住你,免得你遭受危险。后来,为了你的安全,我们没有紧追不放。”我考虑了一会儿。这似乎是真的。这时我又想起了那一幕情景。“可是我看到了,”我说,“就在那院子里……”

“那是只美洲狮。”“呔,普伦狄克,”蒙哥马利说。“你是个大傻瓜。从水里走出来,把枪拿去,我们谈一谈。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得承认,在当时,的确一直如此,我不信任并且有点怕莫罗,而蒙哥马利却是位我觉得能够理解的人。

“你们往回走,”我说。想了一会儿,我又加了一句:“把手举起来。”“我不干,”蒙哥马利的头转了过来,带有解释意味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有失尊严。”“那就随你便,”我说,“走到树林那边。”

“真他妈愚蠢的仪式。”蒙哥马利说。两人都转过脸去,冲着那六七个奇形怪状的兽人。那些兽人站在太阳底下,实实在在,还有倒影,手脚能动,但却令人难以相信他们是真实存在的。蒙哥马利冲他们甩了一鞭子,他们应声转身撒腿跑进树林里。我等蒙哥马利和莫罗走得足够远了,才走上海滩,拾起手枪检查了起来。为防止受他们的蒙骗,我冲一堆岩石开了一抢,满意地看到石块碎了,铅弹溅在海滩上。

即使这样,我还是犹豫了一会儿。

“我就冒回险吧,”我最终下了决心,一只手拿着一支枪,走上海滩,向他们走去。“这样最好,”莫罗说道,不带任何感情。“事实上,你那该死的想像浪费了我大半天时间。”

他和蒙哥马利转过身去,一声不吭地走在我的前面。他转身时的一丝轻蔑,令我自惭形秽。那一帮兽人,仍有些莫名其妙,远远地站在树丛中。我尽量平静地从他们面前走过。其中一个开始跟我走,可蒙哥马利一声鞭响,又退了回去。其余的都默默地站着,看着。他们可能曾是动物。可我还从来没见过努力思索的动物。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docx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