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齐·威尔斯科幻小说 莫罗博士岛 第十六章 兽人尝到了血腥味

我缺乏写作经验,远离了故事发展的线索。我同蒙哥马利一起吃完早餐,他便带我到岛子另一端去看火山喷气孔和温泉,前一天,我曾跑到温泉滚烫的水中。我们两人都带了鞭子和上了子弹的左轮枪。在往那边去的路上,我们穿过一片枝叶茂密的丛林的时候,我们听到一只兔子的尖叫声,我们停住脚步细听,却什么也听不到了。我们继续赶路,不一会儿,便把这事忘到了脑后。蒙哥马利指给我看一种粉红色小动物,这种动物后腿很长,一蹦一跳地在草丛里穿行。他告诉我这是用莫罗合成的兽人后代制成的。他原打算制作一种肉食动物,可是这种动物像兔子一样,啃吃自己的子女,使莫罗的计划成为泡影。我已遇见过这样的小动物,一次是在被豹人追赶的月夜,一次是在前一天被莫罗追赶的途中。凑巧,其中一个想避开我们,跳进了被风速根吹倒的树坑。它还没来得及抽出身来,就被我们逮住了。它像猫一样吐着口水,后腿又抓又蹬,还想咬人,可它的牙齿太无力了,只能咬出个不痛不痒的牙痕。我觉得它很可爱。据蒙哥马利说,这东西挖穴的时候从不破坏草地,喜好洁净。我想这种动物可以用来取代绅士花园里的普通家兔。在路上,我们看到一棵树干,树皮被一长条一长条地剥光,有的地方被深深地劈裂。蒙哥马利指给我看。“不准抓挠树皮,这是律条,”他说道。“可它们中有几个照样干!”我记得是在这以后碰见像塞特似的猿羊合成人和猿人的。猿羊人是莫罗古典艺术的结晶,它的表情像羊——像那种低贱的希伯菜种——它的嗓音像尖厉的羊叫,它的下半身简直像魔鬼。我们见到它们的时候,它正啃着像蚕豆一样的果皮。它俩都向蒙哥马利致意。

“向第二个执鞭人,”它们说道,“致意。”“现在又有一个执鞭人了,”蒙哥马利对它们说道,“所以你们最好小心点!”“难道他不是被人造出来的吗?”猿人问道。“他说,他说他是被人造出来的。”

猿羊人万分好奇地看着我。“第三个执鞭人,就是那个哭着往海里走的人,脸又瘦又白。”

“他的鞭子又细又长,”蒙哥马利说道。“他昨天流血又流泪,”猿羊人说道。“你从不流血,也不流泪。主人不流血流泪。”“你这个沃伦多夫乞丐!”蒙哥马利吼道。“你还是小心点,否则你会流泪又流血的。”

“他有五个手指;跟我一样,也是个五指人,”猿人说道。“走吧,普伦狄克。”蒙哥马利说着,挽起了我的胳膊,我随他走去。猿羊人和猿人站在那里瞧着我们,相互议论著。

“他什么也没说,”猿羊人说道。“人都会说话。”“昨天他问我什么是可以吃的东西,”猿人说道。“他不知道。”我听不清它们又说了些什么,只听到猿羊人的笑声。返回的路上,我们看到了那只死兔子。小动物血淋淋的尸体已被扯碎,不少肋骨被剔得精光,脊骨显然被啃咬过。

见此情景,蒙哥马利停住了脚步。“上帝!”他惊呼道,弯下身子,捡起几块敲碎的脊椎骨仔细观察着。“上帝!”他又惊呼了一声,“这意味着什么?”“你们的那些食肉动物又想起了先前的习惯,”停了一会儿,我说道。“这块脊骨被咬断了。”他站在那里,眼睛直直的,面色苍白,嘴唇撇到了一边。

“我可不喜欢这样,”他一字一顿他说道;“我来的第一天,”我说,“就看到过相同的情形。”“你真地看到了吗?是什么?”“一只被扯断头的兔子。”

“你上岛的那天?”“我上岛的那天。在营地后面的矮树丛里,我晚上出来散步的时候看见的。头给完全拧下来了。”

他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而且,我还知道是哪个兽人干的。你知道这不过是一种怀疑。我见到兔子之前看到一个兽人在溪边喝水。”“舔水喝?”

“是的。”“不准舔水喝;这是律条。莫罗不在场的时候,有多少兽人遵守法规?”

“就是追赶过我的那个畜牲。”

“当然,”蒙哥马利说道,“食肉动物就是这样。杀死动物以后,它们就会去喝水。你是知道的,那是因为血有腥味。”“那畜牲什么样?”他问道。“你还能认出它来吗?”他跨立在兔子残骸正上方,眼睛向四周睃视,看着丛林中的阴影和绿屏,那些森林中易子藏身的地方。“血有腥味,”他重复了一句。他拔出左轮抢,检查了一下子弹,又放回了口袋。随后,他用手揪着他那下垂的下唇。

“我想我还能认出那个畜牲。我把它打晕了,它脑袋上应当有块不小的青痕。”

“那样的话,我们还得证明是它杀死了兔子,”蒙哥马利说道。“我真不该把这些东西带到这里来。”我本还想说点什么,可是他在冲着被扯碎的兔子发愣。于是我便在周围走动,寻找兔子的其他部分藏在什么地方。

“走吧!”我喊道。

他从沉思中醒来,向我这边走来。“你明白吧,”他几乎是在耳语,“它们应该有个根深蒂固的观念,不准吃地上跑的任何动物。如果某个兽人偶然尝到了血腥……”

我俩一言不发走了一段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自言自语道。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道:“前天我干了件蠢事。我的那个仆从……我教它怎样剥兔子皮,怎样煮兔子肉。怪得很……我见它舔手……没想到。”过会儿,他又说:“我们必须制止这一切。我得告诉莫罗。”

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莫罗比蒙哥马利还重视这件事,不用说,我被他们的惊恐感染了。“我们必须杀一做百,”莫罗说。“我敢肯定豹人是罪犯。可是怎样才能证明是它干的呢?蒙哥马利,你真该忍一下食肉瘾,不要搞这些新花样。你这样子下去,我们都会陷入灾难。”“我是个蠢驴,”蒙哥马利说道。“可是事情已经发生。而且你说过由我去掌管它们,是吧?”“我们必须立即对此事做出处置,”莫罗说。“我想,如果发生意外,木铃会照料自己吧?”

“我对木铃也不太放心,”蒙哥马利说。“我想我本该早些了解它。”下午,莫罗、蒙哥马利、我,还有木铃穿过小岛,来到溪谷边的窝棚。我们三人都带了武器,木铃带了把在厨房劈柴用的小斧头和几捆绳子。莫罗肩背一只放牛用的大牛角号。

“你会看到所有的兽人大集合,”蒙哥马利对我说。“真是壮观。”一路上,莫罗一声没吭,但他那白髯框起来的大脸盘却显得阴沉沉的。

我们走过溪谷,谷里面温泉水热汽蒸腾,我们沿着蔗林间弯弯曲曲的小道走到一片开阔地,地上铺了厚厚一层黄沙样的东西,我想那一定是硫磺。在杂草丛生的陆地之上,海水波光粼粼。我们来到一个像座自然圆形剧场的浅凹地,我们四个停下了脚步。莫罗吹响了牛角号,打破了热带下午的寂静。他肺活量一定很大。那号声越来越高,在一片回声中,变成了刺耳的强音。“啊!”莫罗松了一口气,他那弯弯的乐器荡回了腰间。黄色的蔗林里立即响起了甘蔗折断的响声,从葱绿茂密的丛林里传来兽人的声音,那片丛林边上便是我昨天跑过的沼泽。随后,从这块黄沙地的三面,也许是四面,露出了兽人离奇怪异的身影,匆匆向我们跑来。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兽人从树林和草丛中跑出,穿过晒得滚烫的地面蹒跚而来,我心中不禁涌上一阵恐惧。但是莫罗和蒙哥马利站在那里稳稳当当的。我自然也不便就逃。第一个来的是猿羊人,它样子很怪,显得不真实,尽管如此,它却地上有影子,蹄子所到之处,尘土飞扬。跟在它身后从蔗林里出来的是个大块头笨家伙,是用马和犀牛合成的,它边走边嚼着草;后面出现的是雌猪人和两个雌狼人;接着是狐熊合成的巫婆,红眼珠嵌在小脑袋里,还有其它兽人,都匆匆忙忙地赶来。它们走上前的时候,就开始向莫罗讨好,自顾自地唱着法规的后半部分:“他的手是创造的手,他的手能伤害,他的手能治愈。”等等等等。离我们大约有三十码,它们停住了,跪倒在地,往头上抛沙土。想像一下这是一幅什么样的情景。我们三个穿蓝衣服的人,带着一个可怜巴巴的黑脸仆从,站在烈日高悬的一大片黄沙地上,身边是一群跪伏在地,打着各种手势的怪物,有的很像人,只是表情和手势令人费解;有的像残废人;有的畸形,什么也不像,就是有点像我们梦幻中的外星人。远处,一方甘蔗林立,一方是将我们与溪谷、窝棚隔开的密密麻麻的棕桐树,北面是太平洋隐隐约约的水天线。“六十二,六十三,”莫罗数着。

“还差四个。”

“我没看到豹人,”我说。过了一会儿,莫罗又吹响了牛角,听到号角声,兽人纷纷匍匐在地,扭动不已。这时豹人鬼鬼祟祟地从蔗林里溜出来,身子贴着地皮,从莫罗背后钻进兽群。我看清楚了,它前额上青了一块。最后来的是小猿人。先到的兽人,匍匐在地上又热又累,都恶狠狠地瞟了它一眼。“停,”莫罗用坚定、洪亮的声音命令道。兽人停止了膜拜,后臀着地,坐了下来。

“宣读律条的在哪?”莫罗喝问道,那灰毛怪物连忙将头叩到地上。“复述一下法规。”莫罗命令道,与此同时,跪着的兽人,身子摇来摆去,用手扬着硫磺土,先是右手扬起一股尘土,后是左手,又吟诵起那古怪的祷文。当它们吟诵到“不吃鱼和肉;这是律条”的时候,莫罗举起瘦弱苍白的手。

“停!”他高喊道,兽群马上寂静下来。我想它们都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事,一个个都吓得要命。我环视了一下它们怪异的面部。我看到它们明亮的眼里透出内心的畏缩和恐惧,我感到奇怪,我怎么会一度觉得它们像人呢。

“这条法律被破坏了,”莫罗吼道。

“无一例外,”没有脸的银发怪喊道。“无一例外,”跪着的众兽人跟着重复道。“是谁干的?”莫罗喊道,眼睛扫过一张张脸,猛抽了一鞭。我觉得土狼人显得很沮丧,豹人也一样。莫罗停住脚,盯着豹人,豹人胆怯地向莫罗爬去,对难忍的疼痛折磨还记忆犹新。“是谁干的?”莫罗重复了自己的问话,声音像闷雷。

“违犯法律者是恶人,”宣读律条者吟诵道。

莫罗盯住豹人的眼睛,似乎把豹人的灵魂都拽了出来。“违法者——”莫罗说着,视线从豹人移开,转向我们。我觉得他的音调里不无得意。

“——回疼痛屋,”兽人齐嚷道:“回疼痛屋,喔,主人!”“回疼痛屋!回疼痛屋,”猿人喋喋不休地重复着,好像它觉着这主意很惬意。

“你听到了吗?”莫罗问道,一边向豹人转过身去,“我的朋……哎哎!”

原来莫罗的眼睛一离开豹人,它便站起身来,这会儿,它眼睛喷火,弯曲的嘴唇下露出闪闪的豹牙,直向莫罗扑来。我相信,只有无法忍受的恐惧所导致的疯狂才会使它孤注一掷。周围六十多个怪物好像都站起身来。我拔出手枪。两个身影撞到一处。我见莫罗被豹人撞得向后退了几步。周围一片怒吼。所有的人都在跑动。一时间,我觉得它们集体造反了。豹人穷凶极恶的脸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木铃紧追在后。我看到土狼和猪合成人的黄眼睛里闪着兴奋,好像有点想来袭击我。猿羊人也从土狼和猪合成人的驼背后面投来凶残的目光。我听到莫罗的枪响,看到一道火光穿过混乱的兽群。大家都转向火光,我的注意力像被磁铁般吸住一样,也转向了那边。转瞬间,我也成了乱哄哄,又叫又嚷的人群中的一员,向豹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这是我所感觉到的一切。我见豹人袭击莫罗,接着身边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转,后来我便跟着跑了起来。木铃一马当先,紧追逃犯不舍。在它身后是雌狼人,舌头聋拉在外面,一蹿一蹿地飞跑,猪人紧随其后,兴奋地尖叫着,还有两个裹白布的牛人。后面是莫罗,跑在一群兽人堆里,他手里撂着枪,宽边草帽吹掉了,长而软的白发迎风飘动,土狼和猪合成人在我身边,跟我跑得一样快,不时用它那兽眼偷偷地瞟我,其余的噼里啪啦,又喊又叫地跟在后面。豹人钻进蔗林,高高的甘蔗反弹往身后,啪啪地打在木铃的脸上。我们落在后面,等我们跑到蔗林,前面的人已经为我们踩出了道路。我们在蔗林里追了大约有四分之一英里,然后豹人钻进了茂密的树丛,我们追赶的速度大受影响。尽管我们是团体行动,枝条打到脸上,绳子似的爬藤挂住脖子,缠住脚腕,带刺的树枝,将衣服和皮肉都划破了。“它是四脚着地跑过去的,”莫罗呼哧呼哧地说,我就在他身后了。

“无一例外,”狼熊合成人说道,掩不住追猎的喜悦,冲着我直乐。我们终于出了树丛,来到岩石间,又见到豹人了,只见它四脚着地跑得很轻松,还回过头来冲我们吼叫。见此情景,狼人一片欢呼。那东西还穿着衣服,远看去,它的脸还像人,但是四肢的运动却显然像猫科动物,它低垂着背,仓惶的样子,分明是一只被追逐的动物。它跳过一些带刺有花的矮树丛便不见了。木铃离它还有一半路。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慢了下来,步伐大但却缓慢。穿过开阔地的时候,我见追赶的人群已拉成了一条线。土狼和猪合成人仍跑在我的身边,边跑边观察我,不时又吼又乐地叠起口唇。

在岩石滩边缘,豹人意识到再往前就是那个突出的海岬,我来的那天晚上,它曾在那里跟踪过我,便蜷起身子躲到草丛里。但蒙哥马利将这一切看到眼里,又把它赶跑了。就这样,我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在岩石间磕磕绊绊地跑,身上被草刺挂破了,脚下尽是杂草藤蔓,我帮着追赶犯法的豹人,土狼和猪合成人跑在我身边,肆无忌惮地笑着。我蹒跚地往前跑,昏头昏脑的,心跳撞击着肋骨,差不多要累死了,可我不敢脱离追赶的队伍,那样我就会单独跟这可怕的伙伴在一起。我不顾疲劳,顶着热带下午的炎热,磕磕绊绊地向前追。终于,追猎的狂热降温了。我们把那畜牲逼到小岛的一角。莫罗手执皮鞭,让我们站成了不太整齐的一线阵,随后便前进,这会儿是缓慢地,边走边相互呼喊接应,向逃犯缩小我们的包围圈。豹人不声不响,躲在树丛看不见的地方。前几天的半夜里,它曾赶着我跑过这片树丛。“稳住!”莫罗吼道,“稳住!”包围圈逐渐向一团矮树丛收拢,将那言牲围在其中。

“小心别让它跑了!”树丛对面传来蒙哥马利的声音。我在树丛前的高坡上。蒙哥马利和莫罗在下方的海滩边搜索。慢慢地,我们穿过枝叶的网络向前推进。逃犯还是不作声。“回疼痛屋,疼痛屋,疼痛屋!”猿人在右边离我大约二十码的地方叫道。

听到这可怜家伙的叫喊,我原谅了它给我造成的所有恐惧。

我的右侧,马和犀牛合成人沉重地走着,我听得到枝条折断声和拨开树枝的嗖嗖声。突然,透过一片多边形的绿色,在半明半暗的浓密树丛里,我看到了追赶的兽人。我停住了脚步。它尽量把自己蜷缩成一小团,它的头向后扭着,闪闪发光的绿眼珠正盯着我。我内心矛盾得出奇,我无法解释这是什么原因,可是那会儿,看到那东西一副动物相,眼睛闪闪放光,没修整好的人样脸被恐惧扭曲了,我却又感到它具有人性。要不了多久,其他的人也会发现它,它会被制服,逮住,再到营地里忍受那可怖的折磨。我猛地拔出手枪,瞄准它那充满恐惧的两眼中间,开了一枪。我做这一切的时候,土狼和猪合成人也发现了豹人,大叫一声扑上前去,将嗜血的牙齿楔入豹人的脖子。我周围树影晃动,枝条折断,其它兽人涌往这边,一张张脸也露了出来。

“普伦狄克,不要杀死它,”莫罗喊道。“不要杀死它!”我见他撩开枝藤弯腰走了过来。不一会儿,他便用鞭柄把土狼和猪合成人打跑了,他和蒙哥马利一起阻挡着那些兴奋不已的食肉兽人,特别是木铃,不让它们接近仍在痉挛不已的豹人。银灰毛兽人从我臂下探出身子,嗅着那具尸体。其它的动物仍然兴奋不已,推揉着我,让我上前看个仔细。“普伦狄克,真该死!”莫罗嚷道。“它对我还有用处。”

“对不起,”我说,尽管我并没感到歉意。“我一时冲动。”

猛跑一阵,加上过度兴奋,我感到有点恶心。我转过身去,推开围拢在周围的兽人,独自一人走向楔入大海的高地。在莫罗大呼小叫的指挥下,我看到三个裹着白布的公牛人开始往海水里拖尸体。

这会儿没人会来打扰我的独处。兽人像人类一样,对尸体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公牛人往海滩拖尸体的时候,它们聚作一团,紧随其后,冲着尸体又嗅又嚷。我走到高地上,看着公牛人,它们衬托着黄昏,将那沉重的尸体搬到海里。我心中猛地涌上一种感觉,我觉得岛上的一切都难以名状的荒唐。

在我脚下海滩的礁石间,站着蒙哥马利和莫罗,猿人、土狼和猪合成人和其它几个兽人站在他们身边。它们仍然兴奋无比,七嘴八舌地表达着对法律的忠诚。可是我心中坚信,那土狼和猪合成人必与杀兔案有牵连。我心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尽管兽人轮廓粗陋,形象怪诞,可我面前分明是整个复杂人生的缩影,充满了简明的本能、理性和命运之间的斗争。豹人碰巧完蛋了,这是惟一的不同。可怜的兽类!我开始认识到莫罗暴行更残忍的一面。在这以前,我还从未想到过,兽人在手术痊愈以后会有些什么样的痛苦和烦恼。我只是为它们在营地里所忍受的伤痛感到过心寒。可现在看来,那显得微不足道。在这之前,它们是兽类,它们的本能与所处的的环境完全一致,享受动物的乐趣。可现在,它们却生活在人类的桎梏中,恐惧无休无止,莫名其妙的法律束缚着它们的手脚;它们对人类生活的模仿是在痛苦中开始的,而且将会是长期的心灵折磨,长期的对莫罗的恐惧。这又是为什么呢?这里面的荒唐性质令我不安。如果莫罗的实验有什么可以理解的目的,我至少会对他有一点同情的。我并不是看见疼痛就大惊小怪的人。即使他是出于仇恨的动机,我也会多少原谅他的。可他就是那么不负责任,那么地无所用心。他完全被好奇心,被毫无目的的研究狂热所驱动。他的研究成果被抛到一边,活上年把,挣扎,犯法,受折磨,最后在痛苦中死亡。它们本身已充满痛苦,它们被习惯的兽类憎恨驱使着相互勾心斗角,而法律却禁止它们痛痛快快地厮杀一场,决一雌雄,了结心中的怨愤。

在那些岁月里,我对兽人的恐惧跟我对莫罗的疑惧一同增长。我实际上陷入一种深刻持久的病态心理,不同子一般恐惧。这在我的心灵里留下了永久的伤疤。我得承认,看到世上竟容忍这座痛苦混乱的小岛存在,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是正常的世界。塑造人世百态的似乎是盲目的命运,一台巨大的无情的机器。我、莫罗(被他研究的狂热)、蒙哥马利(被他的嗜酒),还有那些被本能与理性限制折磨的兽人,都照例被这台无情而又复杂机器的轮子扯碎碾烂。但是这种状况不是一时形成的……的确,我说这话的时候,已预感到灾难就要降临了。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docx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