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齐·威尔斯科幻小说 莫罗博士岛 第十四章 莫罗博士的解释

“好吧,普伦狄克,现在我来解释,”我们刚吃过喝过之后,莫罗博士就说道。“我得承认,你是我最难侍候的客人。我可得警告你,这是我最后一次满足你的要求。你若再用自杀要挟我干什么,我是不会干的——尽管那样会使我个人的名誉遭到伤害。”他坐在我的椅躺上,一支吸了一半的香烟夹在他那白皙、看上去很灵巧的手指间。摇曳不定的灯光洒在他的白发上;他盯着小窗外的星光。我尽量坐得离他这一点,中间隔张桌子,左轮枪放在手边。蒙哥马利不在场。我不想在这么小的房间里面对他们两个人。“你现在得承认那个所谓被活体解剖的人只是只美洲狮了吧?”莫罗问道。他让我参观里间那可怖的肉体,以证实那确非人体。

“是美洲狮,”我说,“还活着,但却被割裂肢解得惨不忍睹,我再也不想看人的皮肉了。太残忍了。”

“那就不必说了,”莫罗说道。“至少别跟我说你像小孩子一样害怕。蒙哥马利也曾跟你一样。你承认那是美洲狮。现在你安静下来,我来给你上堂生理课。”接着,他用一种十分不耐烦,可有时又不乏热情的语调向我解释他所做的实验。他深入浅出,令人信服。他的语气里不时带点讽刺意味。没过多久,我为我们眼下的相互关系感到浑身燥热。

我所见到的那些怪物不是人类,压根就不是。他们是动物——人类化了的动物——是活体解剖的成果。“一个技术娴熟的活体解剖专家能创造出奇迹,而你却忘了这一点。”莫罗说道。“我个人常常感到疑惑,为什么先前就没有人取得我这样的成就。当然一些小的手术还是做过的——截肢啦,割舌头啦,切除病灶啦。当然你总该知道手术可以导致或治愈斜视眼吧?切除病灶时,会带来各式各样的变化,色素紊乱,情绪变化,情绪调节的改变,脂肪组织分泌的改变等。我想你总该听说过这些情况吧?”

“那自然,”我说道。“可是你搞的这些可憎的怪物……”“该说的时候我会说到的,”他说道,挥了一下手打断了我:“我才刚开头呢。上面说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变化。外科手术的作用远不止于此,它可以重建,清除,也可以改变。也许你听说过一种修复鼻子的普通手术。从病人的前额上割下一块皮,覆盖到鼻子上,这块皮便会长在新的地方。这是动物的自身移植。从别的动物身上移植新取的材料也同样可行,例如牙齿。皮肤移植和骨头移植有助于伤口愈合。外科医生把从别的动物身上切下的皮肤或者把刚被杀死不久的人的骨头放在伤口中间。狩猎马的马鬃,也许你听说过,原本是长在公牛的脖子上的。阿尔及利亚轻步兵的犀鼠也可以认为是人造的怪物,是将普通老鼠尾巴移植到了它的吻部。”

“人造怪物!”我惊道。“你是想说……”

“对了。你所见到的那些怪物都是从不同的动物身上割下不同的部分重新组合的新动物。我的毕生精力都用在研究生命形式的可塑性上。我已研究多年,一点一点地积累知识。我看你感到惊恐万状,其实给你说的不是什么新东西。多年前,这些问题便已是临床解剖学的老生常谈,只是没人斗胆一试。我能改变的不只是动物的外形,也能对其生理、化学变化节奏进行持久的调整,给活体和尸体接种疫苗等等都属此例。当然,你一定熟知接种疫苗是怎么一回事。“输血也是类似的手术,我就是从输血起步进行研究的。这些都是人们所熟知的手术。人们对中世纪行医人更加复杂的手术则耳闻较少,他们制侏儒、瘸腿乞丐和哗众取宠的怪物。他们的技术在年轻的江湖郎中和玩柔体杂耍的人中间仍有流传。维克多·雨果在《笑面人》里对此有所描写……也许这样一说,我的话就容易懂了。我们可以将生物组织从动物的一处移植到另一处,从一个动物身上移植到另一动物身上,来改变其化学反应和生长方式,调整其肢体关节,改变其最深层的结构。你开始明白这一点了吧?“可是这一非同寻常的知识领域从来被当作目的本身,在我介入之前,现代研究者对其进行了系统的探讨。其中有些内容已被作为外科手术的杀手锏来运用;你所能够理解的大多数相关例证都事出偶然,是那些专横的权威、罪犯、马和狗的养殖者,各行各业没受过系统训练,手脚笨拙的人,出于急功近利的目的,偶然揭示了有关的知识。在研究这一问题的人中,我是第一个懂得消毒做手术,而且具备关于生长规律科学知识的人。“不过人们也许会认为,在此之前,一定有人悄悄地进行过这样的实验。比如剑突连体人。……还有在宗教裁判所的拱顶房里的所作所为。当然,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获得折磨人的艺术,可至少会有几个审讯者对科学有点好奇心。……”

“可是,”我插言道。“这些东西——这些动物会说话!”他说那没错,接着便说,活体解剖的作用不止于外表变形。一头猪也可以被教会许多东西。与身体结构相比,智力结构更容易改变。随着催眠科学的发展,我们发现通过移植和替换思想,存在更新固有本能的可能性。所谓道德教育的大部分内容就是本能的人为调节和放纵不羁的问题;好斗被调教成勇敢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性欲被压抑成宗教狂热。他说,人类与猴子最大的区别在于喉头,在于有没有能力说出作为思想载体的声音符号。在这一点上我不能与他苟同。可他对我的反对不屑一顾。他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观点,便接着谈他的研究。我问他,为什么要用人体作样板。我过去觉得,而且现在仍然觉得,在这一选择中包含某种乖戾的恶意。

他说他是偶然选中这一样板的。“我本可以仅将绵羊变成牦牛,将牦牛变成绵羊。我想可能是人体比动物更能唤起人们的艺术想像吧。可是我并不只限于合成人类。有那么一两次……”他沉默了大约一分钟。“这许多年!转瞬即逝!而我却花费了一天的功夫来救你的命,浪费一个小时来向你做解释!”“可是,”我说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使动物疼痛难忍,你有什么理由这么做?惟一能使我信服的理由是活体解剖具有一定的实用价值……”“的确如此,”他说道。“可是你看得出来,我的想法与一般人不同。我们的观点不同。你是个物质主义者。”

“我不是物质主义者,”我生气地与他争辨。“是我的感觉,我的感觉。恰是这个关于疼痛的问题使我们谈不到一块去。只要你对视而可见、听而可闻的疼痛感到厌恶,只要你仍被自己的疼痛所左右,只要疼痛仍是你对罪恶判断的基础,只要,我给你说,你是个动物,将动物所感觉的疼痛想像得不是那么模糊。这种疼痛……”

我对这种诡辨不耐烦地耸了耸肩。“噢!疼痛微不足道。一位愿意接受科学真理的人必须认识到,疼痛微不足道。我们这颗小行星是宇宙间微不足道的小颗粒,在离我们最近的恒星上也看不到我们地球。很有可能,除了在我们地球上,没有其他任何地方会有疼痛这种东西存在。可是我们探索真理的法则……唤,即使在地球上,甚至在动物身上,哪有什么疼痛呢?”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铅笔刀,将小刀刃打开,把椅子向后移了一下,以便让我看到他的大腿。然后,他仔细地选中一点,将刀子扎进腿里又拔出来。“我毫不怀疑,你以前也见过这样的举动。这一点也不疼。可是这表明什么?肌肉并不需要感觉疼痛的能力,而且没有疼痛的感觉。皮肤也不太需要感觉疼痛的能力,只有大腿的一些地方才能感觉到疼痛。疼痛只是我们身体内的医生,给我们危险的警告或刺激。不是所有的肌肤都有疼痛的感觉,也不是所有的神经都能感觉到疼痛,即使是感觉神经也不例外。视神经就没有一点真正疼痛的感觉,如果你的视神经受伤,你只是眼冒金花,如同听神经生病时只能听到耳鸣一样。植物感觉不到疼痛;低级动物,如海星、小龙虾可能也没有疼痛的感觉。那么人类是一种什么情形呢?人类的智力越发达,就越能明智地照顾自己的利益,就越不需要疼痛来提醒危险的存在。我只知道没用的东西迟早会在进化的过程被消磨掉的。你以为呢?疼痛已无存在的意义。

“我是个信教的人,普伦狄克,任何神志正常的人都是信教的人。我想也许我比你更了解上帝的创世方法,因为我一生都在以我的方式寻求上帝的法则,而你,我猜,却在搜集蝴蝶标本。我告诉你吧,快感和疼痛与天堂和地狱没有联系。快感和疼痛——呸!使你那种种学士狂喜不已的不就是藏在暗处的仙女吗?普伦狄克,尘世男女如此看重快感和疼痛表明他们兽性未尽,表明他们源于兽类。疼痛!疼痛和快感,只要我们蠕动在红尘里,便会伴随着我们……“你瞧,我的研究是按研究本身的导向进行的。我听说过的研究都是这样进行的。我提出一个问题,想方设法得出答案,得出来的是一个新的问题。哪种是可能的结果,这种还是那种?你想像不出这对一个研究者意味着什么,会使他产生多大的研究热情。你想像不出这种探究知识的愿望会带来什么样没有色彩的喜悦。站在你面前的不再是只动物,不再是你的同类,而是一个等待探究的问题。同情的痛苦——二只记得那是多年以前我曾有过的感觉。我想要的,而且是我惟一想要的,就是找到活体可塑性的极限。”

“可是,”我说。“这多么可憎呵……”

“直到今天,我从未纠缠过关于这样做正确与否的伦理观念。研究自然就会使人变得像自然一样无怨无悔。我义无反顾,除了研究的问题不去顾及其余一切,研究的材料……源源不断地被弄进那边的小房里。……我们到这里已快十一年了。我和蒙哥马利,还有六个南洋群岛的土人。我还记得静悄悄的葱绿小岛和周围空旷的大洋,一切宛如昨天。这岛子很像在等待我们。“我们把东西从船上卸下来,盖起了房子。土人在溪谷附近盖了住房,我在这边用我所带来的仪器进行研究。起初不太顺手。我先是用一只绵羊做实验,一天半后,解剖刀一失手,绵羊死了;我又用另一只绵羊做实验,合成了一个充满痛苦和恐惧的东西,我给它包扎好刀口,让它自己痊愈。做完手术的时候,它看上去很像人类。可当我后来走近它的时候,便感到很不满意;它记住了我,见我走近便惊恐万状,而且在智力上与羊不相上下。我越看越觉得它笨拙,最终我将它从痛苦中解脱了。没有勇气、充满恐惧、惧伤怕疼,在折磨面前没有一点好斗劲头的动物——这类动物无法用来组合人类。“后来我用一只猩猩做实验,我仔细操作,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合成了第一个人。整整一个星期,无论白天黑夜,我塑造着它。对它而言,主要需要重塑它的大脑;要增加不少东西,改变不少东西。手术完成后,我觉得它很像个黑人标本。它躺在我面前,扎着绷带,捆绑得一动也不能动。确信它已脱离危险期,我才离它而去。等我回来时见蒙哥马利跟你今天的情形差不多。合成人越来越像人类的时候,他听到了喊叫声,跟使你心惊肉跳的喊叫声差不多。起初我并没完全告诉他我在干什么。“那些土人也意识到了什么,见到我就吓得什么似的。我说服了蒙哥马利,可我们两个却很难阻止土人逃跑。几个土人把我们的帆船抢走了。我花费了许多时间训练那个合成人,共用了四个月。我教它基本的英语、数数,甚至教会它读字母。但是,读字母它学得比较慢,当然我也见到过比它还慢的白痴。它脑子里一片空白,对它过去是什么没有记忆。它的刀口愈合以后,身体不再僵硬疼痛了,而且多少可以与人对话,我便把它领到那边,将它作为我一直保密的动物向土人们作了介绍。

“起初,土人们很害怕它,这使我很生气,因为我很为它感到自豪,可是它举止温和,显得很可怜,不久,土人们便接受了它并且开始教它一些技能。它学得很快,很会模仿,很能适应,在我看来,它给自己盖的小屋比土人们的窝棚还好。其中一个年轻土人有点传教士的味道,他教它读字母,或者说至少能指出他读的字母,并且教给它一些基本的道德观念。现在看来那兽人的习惯不尽如人意。“我休息了几天,心中盘算将这一过程写出来,唤醒沉睡中的英国生理学界。这时我凑巧碰上那个兽人蹲在树上,正在向两个取笑它的土人像猴子一样呜哩哇啦嚷个不已。我威胁它,对它说人不应这样做,唤醒它的耻辱感。到工作室后,我决心进一步完善我的研究之后再将成果带回英国。我在不断完善;可是总有些兽性的东西会反复,兽类的皮肉会顽强地一天一天地再生……我还要做得更完善。我决心征服这一难题。这只美洲狮……“就是这么一回事。那些土人都死了。一个在船下水的时候摔了下去,一个脚跟受伤。死于树汁中毒,三个乘帆船逃走了,而且可能都已葬身鱼腹。另外一个……被杀了。嗯,我有人代替他们了。蒙哥马利起初也像你这个样子,可后来……”

“另外一个土人出什么事了?”我尖厉地问道。“那个被杀死的?”“事实上,我合成了几个兽人以后,我又干了一件事……”他吞吞吐吐道。“什么事?”我追问道。

“那东西被杀了。”

“我不明白,”我说。“你是说……”“是那东西杀死了那个土人,是的。也杀死了其它几只被它逮着的动物。我们追它追了两天。它是不小心跑脱了的——我没想放走它,工作还没做完。那只是个实验。那东西没有肢体,有一张可怖的脸,像蛇一样在地上爬行。那东西很强壮,疼痛会使它发狂。跑起来欢蹦乱跳一般,好像海豚游泳。它在树林里潜藏好几天,碰到什么就杀什么。我们开始追杀它以后,它便跑到岛子的北部。我们兵分两路向它包抄。蒙哥马利执意要跟我一路。那个土人拿了支步枪,我们找到了他的尸体,枪管弯成了‘S’形,差不多被咬断了……蒙哥马利开枪打死了那怪物……从那以后,我便只合成人——除了一些小东西。”

他沉默下来。我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盯着他的脸。“就这样,总共二十年了,算上在英国的九年,我不断探索,在我做的所有工作中,总会出现一些难住我的问题,令我失望,激励我进一步努力。有时我会超出已取得的成就,有时却又低于已有的水准,但不管怎么说,总达不到我理想的境界。我可以合成人形,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躯体柔软优雅,或者虎背熊腰;可往往在手和爪子上会遇上麻烦。那是疼痛敏感器官,改变其形象,我不敢过于随心所欲。但是,我主要的麻烦还在于不得不对大脑进行微妙的移植和整形。它们的智慧往往低得令人吃惊,有不少难以解释的空白点。最令人失望的是我不能乱碰。有的地方——我还说不准是什么地方——是感情控制中心。那些有碍人性发展的渴望、本能、欲望等,简直是一座隐藏的奇特水库,稍一磕碰,就会大堤崩裂,愤怒、仇恨、恐惧的浪涛便会将人性淹“我的这些兽人在你看来很怪诞离奇,可当我刚刚将它们合成出来的时候,在我看来,它们是无可争议的人类。随着日后观察,这种感觉才渐渐淡漠。一种又一种的动物特征,接二连三地出现,表现越来越明显,使我不能视而不见……可是我会克服这一缺陷的。每当我将一只活生生的动物抛入疼痛的烈焰中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这一次我要烧掉它们所有的动物特征,这一次我要造出个有理性的人。不管怎么说,十年算什么?人类的形成经历了上亿年。”

他阴沉地思索了一会儿。“不过我离稳固人性的目标已经不远了。我的这只美洲狮……”

沉默了一会儿:“它们返归兽性。我的手刚抬开,兽性就会爬回来,开始显现……”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然后你就把你合成的兽人关到那些窝棚里吗?”我问道。“把它们赶走。我见它们兽性占了上风,就把它们赶走,它们就在那里转悠。它们都害怕这所房子,也害怕我。它们在那里笨拙地模仿人类。蒙哥马利了解那些情况,他有时候干预它们的事务。他训练了一两个会侍奉的兽人。他为此感觉羞愧。不过我觉得他对有的兽人还是有点喜欢的。那是他的事情,我不管。看到它们只能使我产生失败感。我对它们没有兴趣。我希望它们能遵循那土人传教士给它们画出的生活模式,学着过一种带有理性的生活——可怜的兽类!它们有称作法规的东西。唱赞美诗,它们自己建造了窝棚,采野果拔野菜,甚至还结婚。可这却瞒不了我,我能看到它们的灵魂,那里只有没有前途的兽性——愤怒、活下去和满足自我的欲望。……不过,它们又不同子一般等等。它们像所有的生命体一样具有复杂性,在它们身上有一种向上的努力,部分是出于虚荣,部分是性情感的宣泄,还有是出于好奇心。这一切只是对我的嘲笑……”我对美洲狮寄予希望;我在它的脑袋上下了很大功夫……”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在这期间,我们各想各的心事。“那么现在,”他站起身来,问道:“你怎么认为?你还怕我吗?”我看着他,见他只是一个面色苍白的白发老人,目光平静。除了他的平静之外,他宁静的坐姿、魁梧的身材透出几乎是美的气质,与其他可亲可敞的老先生没有多大差别。我不寒而栗。作为对他后一个问题的回答,我一手一支枪,递到他面前。“你留着吧,”他说,同时打了个哈欠。他站起身来,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微笑道:“这两天你经历了不少事,”他说。“我建议你好好睡一觉。我很高兴误会消除了。晚安。”

他思量了一会儿我的反应,便从里面的门走出房间,我赶紧把外面的门锁上了。我重新坐下来,一时同,脑袋发本。感情上,心理上,体力上,我都疲倦至极,我无法深思莫罗说过的话。幽黑的窗户像只眼睛一样盯着我。终于我鼓足勇气熄了灯,躺进吊床里,不大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docx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