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一之化装舞会[横沟正史] 第二十一章 高尔夫风云

1.一彦的心机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村上一彦打完外场六号洞,慢慢走回俱乐部,他的组员是樱井铁雄和熙子。

村上一彦今天的成绩并不理想,有八杆越过果岭,相反的,樱井铁雄却有很不错的成绩。熙子的成绩比村上一彦更糟,两人挥杆落空的次数相当多。

“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回事?”

由于失误次数太多,樱井铁雄不禁皱眉问道。

“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

“我是个感觉相当敏锐的人,不像姊夫那么容易放宽心胸。”

“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这么紧张,当心引起金田一先生的怀疑。你是不是发现到什么事情?”

“别说那么多废话,让我静一静……啊!气死我,又完了。”

“哈哈哈!你到底想把球打到哪里去?”

村上一彦现在心浮气躁,根本没办法专心打球,小白球虽然飞向空中,可是却偏离目标甚远。

熙子什么话没说,她大半时间都在水洼地附近努力。

“你们两个打得这么糟,害我也没心思打了。昨晚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什么事……虽然我不认为叔叔会出状况,但却在半夜里醒了三次,听说秋山叔叔一夜都没睡。”

“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留在万山庄过夜。”

“我不是说过了吗?”

昨天晚上村上一彦和的场英明都在万山庄留宿,当他们把事情告诉秋山卓造后,秋山卓造–个晚上都不敢阖眼。

“可是爸爸却一脸不在意的样子。熙子,爸爸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

熙子今天跟往常不太一样,几乎没说什么话。

村上一彦也注意到她有点不对劲,不过他并没有询问缘由。

“爸爸一向沉得住气,而秋山像私人保镖一般跟他跟得紧紧的。”

“不知道爸爸的成绩如何?要是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分数却不怎么样的话,那就很奇怪了。”

熙子尽量以轻松的谈话方式掩饰内心的疑虑。

飞鸟忠熙和凤千代子、的场英明分在一组,他们应该已经打到前面的球场了,而且一路上都有私人保镖——秋山卓造陪在身边。

尽管这座球场只有十二洞,但由于附近都是高低起伏的地形,所以算得上是高难度的球场。

“啊!那不是美沙吗?”

打完六号洞后,熙子小声地说着。

美沙此刻站在俱乐部前面向他们挥手,她今天穿着一件红底黄条纹的毛衣,围上一条粉红色的围巾,看起来非常可爱。

尽管美沙和他们三人挥手打招呼,可是她的表情还是有些顾忌。

村上一彦走在最前面,他一看见美沙,原本严肃的脸庞立刻露出笑容。

“嗨!美沙,你来啦!”

村上一彦赶紧看看四周,不过并没有发现任何保镖。

“真可怜,那孩子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听樱井铁雄这么说,熙子连忙问道:“你是指津村先生的事吗?”

“嗯。”

“那根本是无稽之谈,津村先生怎么可能对美沙下毒手?”

熙子没留意樱井铁雄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正用力地向美沙挥手。

不久,他们一行人来到俱乐部前面。

“美沙,你来啦!奶奶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奶奶只说:‘你去吧!’”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熙子嘴上这么说,却给人一种不诚恳的感觉。

顷刻间,她也注意到这一点,连忙又说:“美沙,你吃过饭了没?”

“吃过了,我在家吃的。”

这个俱乐部有二十个会员,大部份会员都在草坪上练习挥杆,另外有三名便衣刑警在俱乐部外面监视,其中一人便是古川刑警。

目前只有飞鸟忠熙这一组人还在餐厅里用餐,秋山卓造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吃着香喷喷的咖哩饭。

坐在飞鸟忠熙对面的是金田一耕助和一位身形高大的人物。村上一彦看见金田一耕助边喝咖啡边抽烟时,不禁张大眼睛看着他说:“金田一先生,你也来啦!”

“既然你那么诚恳地邀请,我们岂有不来之理。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用餐了。”

凤千代子一张脸正埋在眼前的盘子里,而飞鸟忠熙已经用餐完毕。

“没什么,我已经吃完了,的场先生大概还没……”

“我还好,倒是凤女士,你可别被饭噎到了。”

“呵呵呵……我没事。”

“真是不好意思。樱井先生,听说这位警官昨天承蒙你照顾了。”

村上一彦和熙子吃惊地看着坐在金田一耕助旁边的男子。

等等力警官穿着一件白衬衫,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像是警察。

“樱井先生,昨天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是我有眼无珠,竟然不知道您是警政署的人员。”

“关于这件事,昨天晚上我已经被金田一先生数落好一阵子,其实我不是有意隐瞒身分,只是没机会作自我介绍,总之……真的是很抱歉。”

“他这个人对身为一名警政人员非常自豪,这件事还请你多多包涵。各位请继续用餐,一彦,你们正要去吃饭吧!那我们先离开一会儿。”

“金田一先生,没关系,我们就在这里吃午餐。姊姊,我们在这里吃饭,美沙,过来这里,我去帮你拿红茶和蛋糕。”

“一彦哥哥,谢谢你。”

这时,撄井铁雄坐在等等力警官旁边问:“警官,有什么收获吗?”

“你说的收获是……”

“我是指昨天你和笛小路奶奶、我,三人一起坐车回到这里,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收获?”

“这个……樱井先生,这里发生这么重大的案件,我得具备千里眼和顺风耳的能耐,以及狗鼻子一般的灵敏嗅觉才能找到线索,可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一无所获。”

“我是无所谓,可是笛小路奶奶气得不得了,她怀疑你故意跟踪她。”

“怎么可能!”

“不论是或不是我都不在意,因为我有非常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姊夫,也难怪你会这么说,因为你是快乐蜻蜓嘛!”

快乐蜻蜓是樱井铁雄的绰号,坐在对面的村上一彦对他说道。由此可以看出,村上一彦虽然正在用餐,却也相当注意周遭的一切。

“这跟快乐蜻蜓有什么关联吗?”

“我是个推理小说迷,依据我看推理小说的心得,在命案发生时愈是有充分不在场证明的人愈可疑。”

“根据爱因斯坦的说法,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时空,如果我灵魂出窍的话,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飞鸟忠熙吃完饭后,一边轻松地抽着烟,一边不露痕迹地观察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当他听见樱井铁雄的论调时,不禁开怀大笑。

“铁雄,你又在提起那个老掉牙的法则了,没有人会相信你有灵魂出窍的本事。”

“所以我根本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要是我真的像六条御息所(注:传说中鬼魂出没之处。)里的灵魂出现在各位面前,肯定大家都会被我吓坏了。”

所有人一听都忍不住捧腹大笑。飞鸟忠熙静静地观察熙子的反应,而美沙则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的场英明开口说:“警官,你知道笃子夫人吗?”

等等力警官小心翼翼地回答:“是的,我曾经见过她一面,所以有些印象,当时我还在想怎么会这么巧。凤女士……”

“是。”

“下回你遇到你婆婆的时候,麻烦代我向她说声对不起。”

“好的。”

“这样你不是对我们大家都有印象了吗?”

樱井铁雄担心地说着,大伙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只有村上一彦严肃地说:“姊姊,你得把姊夫管紧一点,要是放任他这么说下去,我看他什么话都会说出来呢?”

“不要紧。一彦,铁雄就喜欢说些笑话逗大家开心,你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一彦,你应该了解他。”

这个时候,熙子突然变得开朗起来。她继续说道:“金田一先生,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要不要下场挥几杆?”

“樱井太太,不瞒你说,坐在这里的等等力警官的运动细胞比我发达,我跟他提起今天这里会有一场比赛,因此他决定前来负荆请罪,于是我就自作主张带他来这里。还好,南条先生也打高尔夫球,我们自备了一套球具,只是不知道警官的球技如何。”

“金田一先生不下场挥几杆吗?”

“我只想静静地当一名观众,欣赏各位的球技。”

“唉哟!这挺可怕的。一彦,你这位总干事打算把金田一先生安排在哪一组?”

“就在我们这一组吧!反正我们是最后一组,无所谓啦!我可以一边追赶各位的分数,一边教美沙打高尔夫球。”

“一彦,我看金田一先生还是跟我们同一组吧!”

飞鸟忠熙一脸纳闷地说。

“叔叔,已经有秋山跟在你身边,所以我们都比较放心。我想金田一先生还是跟警官同一组比较好。”

“这么说来,他们不就会看到我不怎么样的球技了吗?”

“姊夫放心,反正你又不能变成六条御息所里的幽灵。”

现场没有一个人因为这个笑话而笑出声。

这样的分法实在非常奇怪,飞鸟忠熙向来不会将喜怒哀乐表示在脸上,但是凤千代子脸上的表情就僵硬多了。

他们心里都在质疑金田一耕助和村上一彦从昨天晚上就非常默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2.色盲

下午一点多,第一组人走向球场了。参加的人员除了新加入金田一耕助、等等力警官和美沙之外,总共是二十一人,分成六组。

飞鸟忠熙的对手是凤千代子、的场英明和秋山卓造。由于每队出发的时间相隔六分钟,所以从第一组出发后,到最后一组出发时间大约隔了三十分钟。

村上一彦是个开朗的大男孩,他在打球的时候相当照顾美沙,从俱乐部准备的球具中,为美沙选择适合的球杆、运动鞋。

“一彦,那就麻烦你照顾美沙……”

凤千代子来到美沙身边为她整理衣服。

“美沙跟去年比起来,又长大许多了。”

“嘻嘻……”

美沙很高兴地笑着。她一离开笃子的身边就显得非常快乐,给人一种活在阴影下的感觉。

轻井泽的天气相当靠不住,明明早上天气还那么晴朗,但当他们走到内场时,竟看见一朵乌云飘过来,近在眼前的离山已经笼罩在浓雾里。

“一彦,美沙就拜托你罗!”

凤千代子和飞鸟忠熙、的场英明大约一点半左右一起出发打球,秋山卓造和球童跟随在一旁,两名便衣刑警也不露痕迹地跟在后面。

六分钟后,另一组人员出发了,古川刑警加入这一组。

金田一耕助目前还弄不清楚村上一彦的意图。

(他为何叫我今天来参加这场高尔夫球赛呢)

“当你观看别人打高尔夫球的时候,说不定会给你一些启发。”这是村上一彦昨天晚上说的话。

(难道村上一彦故意叫我观察这些人打高氏夫球的姿态,从中了解每个人的个性,进而推测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可是在高尔夫球场中,根本不容易做到这一点啊!因为打高尔夫球不同于下象棋、围棋,与赛者并非齐聚一堂,而是分成好几组,与这些命案最有关系的凤千代子、飞鸟忠熙编在同一组,他们又早六分钟出发,根本无法观察他们两人打球的姿态。金田一耕助与村上一彦、樱井铁雄、熙子编在同一组。莫非一彦要我观察撄井铁雄和熙子?)

下午从第七洞开始开球。根据球场简介,七号洞有三百六十八码,在两百二十码的左侧有一座树林,挥杆时最好将球朝右边水池的左边打去。

樱井铁雄把球打过果岭,所以那颗小白球已经进入禁止打球的区域,反观熙子就打得非常顺利。

村上一彦一方面要打球,另一方面还要当美沙的教练,因此格外辛苦,不过他的成绩比上午理想,这三人的球运一到下午似乎全变了。

等等力警官刚开始对场地不熟悉,不过他的球技不错,很快就恢复应有的水准。

金田一耕助穿着–双布鞋走在草坪上,细心地观察每个人,可是却一无所获。有时他还会提出一些外行人的问题,弄得等等力警官脸上无光。

当熙子打到八号洞第一杆失手的时候,金田一耕助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一件事。

(前天晚上打电话到星野温泉给津村真二的女人会不会就是熙子?熙子在去年秋天的展览会上遇见津村真二,虽然樱井铁雄对他的印象深刻,可是对熙子而言,或许不止是印象深刻。津村真二是不是也是这样呢?津村真二算得上一表人才,熙子长得很有魅力,就算两人从那时候开始交往,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谈了–夜,依据等等力警官的说法,樱井铁雄是一个花花公子,所以熙子若私底下跟别的男人交往,也不会让人感到惊讶。

金田一耕助知逍照这样推测下去,在搜查凶手方面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尽管如此,他却没有办法跳脱这个思考模式。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樱井铁雄昨晚的推论……他是不是知道妻子对自己不贞,故意藉此讽刺妻子呢?不过看起来不像啊!是因为凤女士成为大家关心的焦点,因此樱井铁雄才决定以另一种方式向凤女士伸出援手吗?而且别人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在为自己的妻子掘坟墓……)

金田一耕助顿时自责不已,因为他刚才设有仔细观察熙子脸上的表情。现在想起来,熙子昨天晚上的确是刻意不让自己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她一向是这个样子吗?也许一彦注意到这一点,才会藉这场球赛,叫我来观察熙子打球的姿态。)

八号洞的距离比较短,只有一百九十六码,熙子虽然第一杆失误,但是在后面紧追的樱井铁雄,成绩还是不理想。

村上一彦的成绩比上午出色,而等等力警官一直都打得不错。

从八号洞走到九号洞的期间,金田一耕助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昨天等等力警官在车上一边和司机聊天,一边听着笛小路笃子和樱井铁雄的对话,因此他大概知道樱井铁雄和熙子在村上一彦的穿针引线下结识。

金田一耕助也注意到熙子和樱井铁雄都对村上一彦非常友爱。

(既然如此,一彦为什么要扯熙子的后腿呢?还是一彦邀请我来球场跟熙子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另有目的?不,或许一彦并不是特地邀请我来参加这场球赛,他最主要是想藉此表达自己的看法……)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一样发挥高超的监听才能,他一边跟村上一彦、樱井铁雄、熙子谈笑风生,一边注意他们三人之间的谈话。

从他们三人的谈话中,金田一耕助了解到上午村上一彦和熙子的成绩并不好,但是到了下午,村上一彦渐渐恢复平日应有的水准,他不光是专注在自己的球杆上,还要分心教美沙打球。

(看来这位年轻人的自律性相当高,不但守住自己的本份,还能把别人照顾得很好。熙子也打得不错,倒是樱井铁雄不断面临险境。难道这三之申,最在意金田一耕助的就是樱井铁雄吗?不管樱井铁雄提出的推论是否暗指妻子红杏出墙,如果他的推论正确,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津村真二在旧道买了一把手电筒之后,就来到撄井家的别墅?樱井家的别墅在旧轻井泽,津村在那里待到多晚呢?姑且不论慎恭吾是他杀还是自杀,他是在前天晚上九点左右死于氰酸钾中毒,如果津村在撄井家别墅一直得到那个时候,就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可是这必须有熙子出面作证才能成立……熙子应该知道当时津村身穿什么服装,津村在和立花茂树分手的时候,是一副杀手的装扮……)

想到这儿,金田一耕助不禁责怪起自己。正当大家因笛小路家别墅和万山庄分别出现过一个杀手装扮的男子而骚动不已时,金田一耕助忘了观察熙子脸上的表情。

(真是太粗心大意了!)

金田一耕助接着又想到一件事。

(飞鸟忠熙会不会也知道这件事?他对自己前天晚上停电之后一直到九点半之间的行踪交代不清楚,只说自己吻了凤千代子,一直处在兴奋的状态下,甚至在途中遗失一只打火机,任何人都听得出来是多么差劲的籍口。他应该是在停电后亲吻凤千代子,离开饭店的时候差不多是八点十分左右,之后如果他走向樱井家的别墅,而且在那里遇见津村二……)

金田一耕助一想到这儿,不禁打了个冷颤。

(慎恭吾四、五天前曾经造访过飞鸟忠熙,飞鸟忠熙说慎恭吾遇到创作上的瓶颈,所以跟他借了本考古学方面的书籍,看看能否籍此激发一些灵感。可是这种说法听起来实在不怎么高明。慎恭吾当时是不是告诉飞鸟忠熙什么情报?而慎恭吾所掌握的情报,会不会是跟凤千代子有关?“我听津村真二提起这件事,你不怕我告诉飞鸟忠熙吗……”去年笛小路泰久打了一通恐吓电话给凤千代子,这通恐吓电话的内容也许是凤千代子的致命伤。说不定慎恭吾也知道同样的秘密,再说……凭飞鸟忠熙的本事想弄到氰酸钾,应该不是难事。就算飞鸟忠熙不直接下手,还有秋山卓造啊!根据等等力警官昨天在车上得到的情报:秋山卓造对飞鸟忠熙非常忠心,几乎可说到了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辞的地步。而且,近藤刑警一直怀疑撞死阿久津谦三的车子,会不会就是飞鸟忠熙座车?如果这件事情属实,当天开车的人肯定是秋山卓造。前天晚上,秋山卓造也参加盂兰盆会的舞祭,这么一来,他不就没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了吗?而且……他可是一位开车高手啊!)

金田一耕助目前最大的困惑,就是津村真二下落不明。那个出现在笛小路别墅和万山庄、一副杀手装扮的男子,真的就是津村真二吗?

金田一耕助注意到浅间隐出租别墅后面的山崖已经坍方,日比野警官对此也有同样的疑惑,因此下令开挖那处坍方的山崖。

到今天早上为止,立花茂树所说的天然冰柜已经完全挖出来。

金田一耕助接到这个消息,立刻与等等力警官赶过去一探究竟,可是他们在那里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就连威士忌的酒瓶和杯子也都没有发现。

他们试着询问附近居民,得到的结论是:假设凶手在那里藏了某些东西的说法相当愚蠢。

听说山崖是在昨天早上八点左右发生坍方,就算凶手打算把东西藏在那里,也不可能事前知道那里会发生坍方。

金田一耕助还发现到一件事,那就是田代信吉的存在。

田代信吉存在的事并非幻想,因为立花茂树曾经跟他谈过话,而且他们还在津村真二的别墅外面栈到田代信吉的东西。

为什么田代信吉离开津村真二的出租别墅后就消失踪影?

轻井泽的警察现在正全力搜寻津村真二和田代信吉这两人的下落。

金田一耕助一行人来到十号洞,十号洞是这个球场上第二远的洞口,一共有四百四十三码。一路上,樱井铁雄的失误相当多,加上村上一彦要担任美沙的教练,所以这一组人踏上果岭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浓雾弥漫在每个人四周。

站在果岭上向远处眺望,会发现四周全都被浓雾淹没,就连矗立在球场与果岭间的白桦树、柏树,都宛如是泼墨画申的景致。

金田一耕助站在村上一彦的旁边,村上一彦将球留在果岭上,并用一个红色毛线球当作记号。

等等力警官苜先上场,球大约离洞口十码远,他走到洞口,蹲下来算倾斜度,了解草坪的状况。这时,草坪已经被浓雾所笼罩,等等力警官做了个深呼吸,双手握着球杆站在小白球的庙面,试着挥杆两、三次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在小白球上施加力量。

接着奇迹出现了!小白球在十码外的草坪上滑动,没一会儿就进洞了。

大伙儿都为等等力警官拍手叫好。

“漂亮!”

樱井铁雄高声叫道。

等等力警官兴奋地把球杆高高举起,做出胜利的姿势。

“太棒了!”

村上一彦也高声喝采着。

接下来轮到村上一彦,他回头看着美沙说:“美沙,你把那个红色毛线球拿给我好吗?”

“红色毛线球?”

美沙睁大眼晴看着四周。

“眼前不是有一个红色毛线球吗?”

金田一耕助吃惊地转头看着美沙,只见她的脚跟旁有一个红色毛线球静静地躺在绿色草坪上。

等等力警官不知何时走到美沙的身边,他看看美沙,再看看美沙脚旁的红色毛线球,眼中充满了惊讶的神色。

“美沙,毛线球不就在那里吗?”

村上一彦再次说着,然而他的声音宛如卡在喉咙般不自然。

没一会儿,樱井铁雄和熙子走过来了,古川刑警也垫着脚尖站在众人后面。

“美沙,毛线球就在你的脚边,你看不见吗?”

美沙的视线从草坪上移向围在自己身边的六个人,表情已经扭曲变形。

“什么!美沙,你是色盲?”

樱井铁雄惊呼一声。

美沙闻言,不由得整个人往后退了两、三步。古川刑警想伸出强而有力的臂膀去扶住美沙,却被站在一旁的金田一耕助伸手制止。

只见美沙就像佝偻病人似地拱起背,下巴向前突出,两只眼珠子仿佛要喷火似地瞪着站在她身边的六个人,她的双手在前胸交叉,紧紧抱住自己的上臂,全身不停地颤抖,那扭曲的嘴唇像是要吐出白沫一般。

金田一耕助以前曾经见过不少穷凶恶极的脸孔,但他还是头一遭看见像美沙这般骇人的模样。或许因为对方才十六岁,才会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吧!

这是一种精神性病例,病人因为受到刺激而导致整个人的五官出现扭曲变形的样子。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樱井铁雄、熙子、村上一彦五个人,全都表情木然地看着美沙如此恐怖、惊人的变化。

就在这时,金田一耕助猛然察觉村上一彦的意图。

(村上一彦知道……他知道美沙是红绿两色的色盲!而且,笛小路笃子还刻意隐瞒这件事)

“这……”

古川刑警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向前跨出一步。

美沙见状,立刻后退两步。

古川刑警再度向前走一步,美沙也跟着向后退一步。

刹那间,浓雾中突然传来碰的一声

众人吃惊地回头看去,结果同样的声响再度响起。

“啊!那不是枪声吗?”

樱井铁雄出声叫着。

“在十二号洞附近。”

村上一彦也随后附和道。

这座球场因为地形起起伏伏,加上浓雾笼罩的关系,根本无法看到远处的情形。

“十二号洞口不是爸爸正在打球的地方吗?”

熙子颤抖地说。

就在村上一彦手握球杆准备跑出去的时候,第三声枪响再度传进每个人的耳里,这次枪声响起的方向与前两声不太一样。

村上一童加紧脚步朝枪声传来的方向跑去,樱井铁雄和熙子也跟在后面,紧接着,大伙又听到第四声枪响。

浓雾里隐约传来有人叫唤的声音,而且叫唤声逐渐朝这个方向逼近,从声音中可以知道来人在奔跑当中摔了一跤。

“飞鸟先生……飞鸟先生……”

从雾中隐约听见球童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飞鸟先生受枪伤……飞鸟先生受怆伤……秋山先生去追那人了……秋山先生去追那个人了……”

这时候,第五声枪声响起,不过听起来比先前的枪声远多了。

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紧紧跟在村上一身后,朝着枪声响起的地方跑过去。

他们才刚跑过果岭,金田一耕助回头一看,只见美沙朝对面方向跑去,那穿着红底黄条纹毛衣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浓雾中……

上面是文章主体部分,如果你想更好的保存或者传递,可以把以上文字存成word文档,然后convert doc to pdf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