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1

zgj

1 min read

1.超级影迷 金田一耕助若无其事地说出这个名字,他想知道凤千代子听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结果出人意料之外,凤千代子对这个名字毫无反应。 “SAUKE?” 凤千代子喃喃念着这个名字,一脸茫然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想起一件事,睁大眼睛看着金田一耕助。 “你认识这个人?” “嗯,莫非是那个人……你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名字?” 凤千代子察觉日比野警官和近藤刑警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时,才发觉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凤女士,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告诉我们这个人的事情,目前我们只知道。SASUKE这个发音而已。” “金田一先生,告诉你们也无妨,这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只是这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又被提出来,难道他跟这次的命案有关?” “不……日比野警官,我们还是把经过情形说–遍吧!近藤刑警,麻烦你把发现这个名字的经过情形跟凤女士说明一下。” “好的,既然被点名,那我就不客气了。” 接下来,近藤刑警眨着狡猾的眼睛,唱作俱佳地将发现SASUKE这个名字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金田一先生,这样可以吗?”…

1 min read

1.女明星的隐忧 夜已深了,高原地区特有的寒气不断吹进万山庄宽敞的客厅里。 “金田一先生,你喝酒吗?” “照目前这种情况看来,可以说是我做生意的大好时机,麻烦给我一杯热咖啡吧!” “好的。” 过了一会儿,多岐用盘子端了好儿杯咖啡进来,递给每个人一杯咖啡。 “日比野警官,现在应该是正片上场的时候了,首先进行的是……” 日比野警官放下咖啡杯,对凤千代子说:“凤女士,有件事想请教你,我想借一步说话。” “不用,我可以在这儿回答你的问题,请说。” 凤千代子平静地看着在一旁准备笔记本和铅笔的近藤刑警,她白天高涨的气焰现在已不复见,日比野警官也不像白天那般咄咄逼人。 飞鸟忠熙兴味盎然地看他们两人。 “那么,我开始发问喽!你是昨天到达轻井泽吗?” “是的,昨天我搭火车在四点五十分抵达轻井泽,一下火车,我拦一辆计程车直奔饭店,到达饭店房间的时间是五点五分。” “接下来,你打电话去哪里?” “我一到达饭店的房r司,立刻打电话给忠熙。”…

1 min read

1.愚者的推论 樱井铁雄发觉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时,一张脸立刻红得像火在烧。 “哎呀!真对不起,我想到什么就说出口,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金田一耕助笑着说:“不,樱井先生,通常外行人的直觉都很准,如果你有想到什么,请你说出来让大家参考。日比野警官刚才说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周详的地方?” “金田一先生,请你不要见笑,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飞鸟忠熙瞪了樱井铁雄一眼说:“铁雄,金田一先生不是说过了吗?你若是想到什么就尽管说出来!” “既然爸爸都这么说了……好吧!那我就说出自己的看法。” “铁雄,你别乱说啊!” 樱井铁雄不理会一旁出声制止的熙子,继续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反正这只是愚者的推论,有时候憋在肚子里不说出来,教人挺不好受的,现在请你们听我说。” 他在安乐椅上调整一下坐姿,继续说道:“日比野警官,根据你刚才的说法是假设津村先生从旧道立刻返回浅间隐才成立,是不是这样?” 闻言,日比野警官有些吃惊,飞鸟忠熙却露出笑容说:“铁雄,你说的没错,津村先生有可能在途中到别的地方去。” “爸爸,我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当我听了日比野警官的说明后,我发现立花是开车送津村先生到旧道,为什么不直接送他回浅间隐呢?” 金田一耕助面带笑容地回答:“关于这一点,听说立花原本是有这样的打算,可是当车子开到旧道的入口处时,津村先生突然提出要在那里下车的要求。” 樱井铁雄歪着脑袋说:“这样不是更奇怪吗?昨天晚上虽然我不在这里,可是你们刚才说立花开到六本迂再折返回来的时候,四周已经停电了。” “是的。”…

1 min read

1.警察是骗子? 笛小路笃子突然觉得心柙不宁,感到客厅里吹迸–阵阵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冷风。 (该不会是自己年纪大了……) 刚才在饭厅用餐时,笃子并不觉得气氛如此凝重。其间,每个人都不忘奶奶长、奶奶短地招呼她,不论是从高原饭店请来的外烩师傅,还是跟自己已经没有姻亲关系的媳妇,也主动跟她聊天。 在用餐时,说最多话的莫过于樱井铁雄和村上一彦,这两人在谈笑之间还不忘把话题拉到笃子身上。现场除了的场英明是头一回见面之外,其他人笃子都认识,所以气氛还算融洽。 他们在谈论明天将要举行的高尔夫球赛,去年和今年由飞鸟忠熙主办的高尔夫球赛都是在这个月的十五日举行,笃子今天在车上有听到樱井铁雄说起这件事。 每个人都准备参加这次的高尔夫球赛,大伙谈起来都没有什么忌讳,只有美沙说她也要参加这一点,令笃子感到有些困窘。 “可以吗?奶奶,请你让我担任美沙的教练好吗?美沙实在是打高尔夫球的人材呢!” 听到村上一彦这么说,熙子和樱井铁雄也连忙帮腔。 “阿姨,你说好不好呢?美沙就由我来照顾。” 村上一彦说话的语气是那么开朗,只见凤千代子微微一笑说:“我个人没有什么意见,因为美沙都是由她奶奶在照顾。” 他们围坐在长方形的餐桌边,飞鸟忠熙坐在餐桌的正面,对面是凤千代子,这是男女主人招待客人的正式坐法。 飞鸟忠熙的右边是笛小路笃子,旁边依序是熙子和村上一彦,笃子的对面是的场英明,接下来是樱井铁雄、美沙。 在场每个人都希望美沙能出席这场高尔夫球赛,也赞成由村上一彦担任美沙的教练,所以笃子不再坚持己见,答应让美沙参加明天的比赛。 飞鸟忠熙的眼角始终带着微笑,没有对这件事表示意见。用餐的过程中,由多岐和年轻的女佣登代子为大家服务,并没有见到秋山卓造的人影。…

1 min read

1.下堂妻 槌口操的情绪很容易激动,经常陷入小女孩般的幻想情结,每当她喋喋不休地说话时,想像力就特别旺盛,一日受到幻想事物的刺激,她会更加聒噪不休。 操夫人这种时而多话、时而幻想的症状,有时会让她变得痴痴呆呆的,有时又会引发强烈的嫉妒感,甚至迁怒他人,尤其当她聒噪不休的时候,一般人几乎插不上话。 操夫人毕业于东京一所女子美术学校,平时听不出她说话有东北腔,但是她多话的老毛病一发作时,东北口音就变得很明显。 “你没事吧?情绪这么激动,千万不要撞上别的车子才好。” 一旁的妇人提心吊胆地说着,而操夫人却理直气壮地回道:“你在说什么?我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这是第三个人,而且第四个人现在就住我家隔壁,目前还下落不明呢!这么一来,别人当然会怀疑你,要是再出现第四个牺牲者的话,被第二任丈夫遗弃的妻子却躲起来不见踪影……我想任何人都不认为这件事纯属巧合。你再不振作一点还得了!” “操姊……” 妇人发出悲鸣声,她非常害怕,连说话声都颤抖不已。 “既然你这么说,我看……我还是回东京算了,请你送我到车站。” “好啊!看来这也是不错的方法,只是不知道结果如何。我可是什么都没说哦!但警察还是注意到了,他们现在正着手调查这件事,你是凤千代子第二任丈夫所遗弃的妻子,刚好又住在凤千代子第四任丈夫租来的别墅隔壁,如今你却躲起来避不见面……” “我……我没有避不见面。” “警方会认为你是故意躲起来,在暗处打探那男人的动向。我觉得你应该尽快回东京,要是让警方以为你杀了第三位牺牲者,并且悄悄逃回轻井泽的话,这样好吗?” 操夫人目前正处于亢奋的状态中,开始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话。 她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都住在人烟稀少的轻井泽山峡里,由于生活十分无趣,容易产生许多幻想,而这些幻想主要来自憎恨、怨怼、痛恨和无法实现的报复心理。 “还是你要主动出面说明?就跟警方说:‘我虽然是被凤千代子第二任丈夫所遗弃的女人,不过从去年到今年这两年内,我和凤千代子的第四任丈夫比邻而居,完全出于偶然,我绝对没有要监视那个男人的企图。’我倒想看你有没有勇气出面去警察局说明?”…

1 min read

1.停电的夜晚 此时太阳已经西沉,天色昏暗到看不清彼此的脸。 日比野警官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说:“立花,之前你在这栋别墅四周查看时,有没有看到这条方巾?” 立花茂树舔了舔干涩的双唇说:“没有,我并没有在别墅四周绕一圈,只是从玄关住左侧走,因为这个方向比较接近厨房。后来我发现厨房的门也被锁上,就想绕到屋子后面看看,可是这栋别墅被茂密的锦树环绕着,崖壁又坍方了,所以有些地方没办法通行,而我最讨厌到处都是蜘蛛网的地方……” 立花茂树一说,大家才注意到日比野警官的帽子上沾到一些蜘蛛网。 “山下,这么看来,我们非得进屋瞧瞧不可。” “好。立花,这可不同于平日津村先生招待你上他家那样哦!记住,进屋之后,千万别妨碍我们的搜查工作。” “我知道了。” 于是一行人又回到前门的走廊上。 走廊正面有一扇门是上锁的,右手边是两片玻璃朝左右推开的玻璃窗,在两片玻璃窗交接处有一个金属栓子。立花茂树从日比野警官手中接过一把折叠式小刀,将刀子插进栓子附近的窗框里,“嘎”的一声,玻璃表面出现一道裂痕,他再稍微用点力,一部分玻璃便掉落在对面的地板上,立花茂树伸手进去打开玻璃窗内侧的栓子,然后推开窗子。 “主任、金田一先生,请用这个……” 近藤刑警做事相当细心,他为每个人准备一把手电筒。 日比野警官拿着手电筒,第一个走进屋里。 “各位进去之后,尽量不要移动里面的东西。” 当玻璃窗打开的时候,一大群飞蛾在交错闪烁的灯光中群起飞舞。…

1 min read

1.出租别墅 津村真二的别墅位于浅间隐,那是一个夹在群山之间的峡谷。 浅间隐这个名字取得真好,不论从轻井泽的哪个角度看过来,浅间的山都被耸立在西边的高山遮挡住,正因为这个缘故,夹在群山之间的溪谷受风程度并不很严重。 这一带出租别墅的是一位叫通口操的妇人,她以前和先生——通口基一住在田园调布的大宅院里,没有生下子女。操夫人是个善良女子,可是经常会出现歇斯底里的症状,一发作起来就令她的丈夫手足无措。 战争告急时,操夫人把长相普通的女佣——房子留下来照顾通口基一,独自逃到轻井泽避难,不料长相普通的女佣竟和通口基一产生恋情。 之后房子为通口家生了个孩子,因而演变成宾主异位的局面。 战后,通口基一遭到整肃,整个人变得颓丧、消沉,房子因母以子贵,开始露出狰狞面目,操夫人就算回田园调布也回不去。 通口夫妇没有正式离婚,但是小孩却入了操夫人的户籍,房子趁战乱时局玩弄权术,她逼迫操夫人与先生离婚之事,通口基一完全不知情。 幸好峡谷这一带的土地是通口夫妇名下的共同财产,操夫人利用卖地的钱在这里盖别墅,目前已有六栋出租用的别墅。 当金田一耕助通过架在滚滚溪流上的小桥时,他发现这是他四个钟头前经过的小桥,一边小桥就来到一条v字型岔路,往右走应该是通往樱泽。 向日比野警官求证之后,他证实自己的判断没错。 金田一耕助发现笛小路家位于樱泽的别墅,竟和津村真二在浅间隐租来的别墅距离很近时,心中顿时兴起一阵骚动。 车子驶向v字型左边的路,爬上斜坡、转过弯道后,坡上已经停了一辆车子,车子旁站着两、三个人,金田一耕助的视线被前面立花茂树的车子挡住,看不清楚那几个人是谁。 日比野警官此时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他得知长野县警局派一位非常能干的山下警官前来调查这件命案。年轻的日比野警官在乎功名、得失心重,他不打算回避县警局派来的山下警官,但却希望以负责这桩命案的身份掌控全部的调查工作。 光是发现尸体是否遭凶手移动过的事实,就已经将调查工作往前推进一大步子,可是,发现这个事实的人并不是日比野警官,而是坐在他身旁的小个子男人——金田一耕助。…

1 min read

1.古文明的诱惑 “教授,那里不是已经没有挖掘的必要了吗?” “不,印度河十分宽广,贺拉伯因为没有铁路建设才会荒废掉,但是莫本侨达洛还有挖掘的空间。飞鸟先生,根据我的研究,印度河流域一定还有一个继贺拉伯、莫本侨达洛之后的第三大古文明都市,若是我们能挖掘到不为人知的古代都市,那是多么了不起的贡献啊!” “你说的有理,如果真有这个古代都市存在的话……” “一定有,我的研究不会错的。” “听说那个地方相当荒凉。” “没错,若是一直放任不管的话,它终将变成泥土的一部分。” 这里是飞鸟家中所谓的洞穴,从入口或窗子往里瞧,可以看见四周墙壁有高及天花板的书架,架上摆满世界各国的考古学文献,的场英明的著作也在其中,之前金田一耕助从慎恭吾的别墅发现的飞鸟藏书,大概就是从这里拿出去的。 在父亲惨死后,飞鸟忠熙的考古梦因此尘封起来。一旦压力过大、不易寻求平衡点的时候,他总是躲到这里寻求心灵上的平静。 这个洞穴除了收藏丰富的考古学文献、相簿,还有五个大型玻璃柜,里面存放着古代东方文明和古埃及的珍贵出土文物。 “一切就这样归于尘土,真是可惜啊!如果它的命运注定如此,我希望能在它毁灭之前到那里看看……” 飞鸟忠熙轻叹一声,现在放在他面前的是有关印度文明的厚重文献,里面还附上莫本侨达洛的广大砖土文明遗迹。 “忠熙,这些是什么时候的遗物?” 凤千代子在一旁提出问题。 昭和三十五年可说是电影的高峰期,过了这一年,电影迅速被电视所取代,凤千代子和飞鸟忠熙的年龄都不小了,因此她迫切地想抓住飞鸟忠熙,不过,凤千代子不会露骨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1 min read

1.被遗忘的烟斗 金田一耕助和日比野警官到达星野温泉音乐庆典的会场时,现场正在举行座谈会。虽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天色依然非常明亮。 舞台上放着一架钢琴,三位讲师坐在舞台上,和观众席的年轻音乐爱好者进行热烈的讨论。这里的观众席是在榻榻米上摆放金属管制成的折叠椅,现场大约有三、四十位观众。 日比野警官看了舞台一眼说:“没有看到人……” “津村真二不在吗?” 金田一耕助小声问道,因为他还没见过津村真二。 “好象不在。” 日比野警官试着在观众席上寻找津村真二,可是并没有发现他踪影。 为了不妨碍座谈会的进行,日比野警官找了一位坐在最后一排的学生,轻声问道:“请问津村真二先生在哪里?” 学生吃惊地看着日比野警官和金田一耕助。 “听说津村真二先生今天缺席。” “缺席?” 日比野警官看了金田一耕助一眼,然后在那位学生的耳边小声说:“那么……哪一位是主办者?我是警方的调查人员。” 那位学生看着日比野警官和金田一耕助,和他右边的另一名学生低语着。接着,这名年轻学生立刻站起来,他一边打量这两位不速之客,一边绕过观众席向前面跑去。 这时,四周的年轻男女都好奇地盯着日比野警官和金田一耕助看。…

1 min read

1.忠臣遗孤 “哎呀!真是惨不忍睹……” 听见笛小路笃子的喃喃自语,樱井铁雄问道:“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台风走了,到处都是积水,真可怕。” “奶奶曾经来过这里吗?” “我是头一次来这里。虽然我每一年都会来轻井泽,可是没有出过远门,刚才等等力警官还在笑我呢!” “您去过草津吗?” “我不知道那个地方,也从来没去过。” “奶奶应该多出来走动走动。” “人一上了年纪,就没有心情出外游玩了。” “为什么?奶奶的身体还很便朗啊!” 坐在前座的等等力警官没有心思和司机聊天,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后座两人的谈话上。 “樱井先生,还是你们年轻人厉害,动作可真快。” “您是指什么事?” “我是说这最后一辆计程车竟被你拦到了。”…